手机访问95995555九五至尊|今天是:95995555九五至尊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95995555九五至尊鬼故事
95995555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

当前位置:95995555九五至尊 > 校园鬼故事 >

半命

来源:95995555九五至尊鬼故事(www.longfachem.com) 作者:咕艺 发表时间:2017-10-26

    躲起来
    葛小彤摸索着踏上六楼的台阶,回头向漆黑的楼梯口望了一眼,确信那个黑影没有追上来,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,然后,颤抖着掏出手机给男朋友安震打了过去。
    这里是一栋教学楼,一至五层一直在使用,而六楼却闲置着。从五楼到六楼的楼梯平台开始,台阶上就落满了灰尘,两侧的扶手挂满了丝丝绍络的网状物质,可见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上来过了。
    如果不是为了躲避那个黑影,就算再借给葛小彤几个胆儿,她也不敢一个人爬上来——因为据说这里闹鬼。
    虽然没有人亲眼见到过鬼,可这满地的灰尘和垃圾,还是给人一种很95995555的感觉。
    葛小彤是在操场上等待安震的时候,遇见那个黑影的。它就像是一条黑色的半透明的长蛇,缠绕在那个早就已经坏掉的路灯杆上,并在葛小彤接近的时候,骤然间扑了下来。当时,葛小彤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它,只感到一团刺骨的冷气迎面扑来。
    黑影的样子极为95995555,两条胳膊很细,枯干如两条冬日里的树枝,上面的皮肤布满褶皱,每一条缝隙里都落满了泥土。一张脸更是黑如焦炭,隐约可见上面趴着的几条肉滚滚的蛆虫。
    葛小彤惊叫着摔倒在地上,可她很快就爬起来,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。也许是慌不择路,她竟然一头撞进了这栋教学楼里。
    鬼影紧紧地跟在她的身后,一直尾随到了五楼,这才不见了。
    葛小彤站在六楼的走廊里,手机淡蓝色的光芒给满是灰土的墙壁涂上了一层诡异的色彩,自己的身影映在墙上,还在不停地颤抖。
    “安震,你在哪里,快、快到咱们一号教学楼来接我!”电话刚刚接通,葛小彤就大声地对着话筒喊道。
    “你怎么去了那里?”安震不解地问道。
    葛小彤生气地吼道: “你不是说要约我一起吃晚饭的吗,我等了你好久也不见你出来,结果、结果我就遇见了鬼。”
    “你说什么,我什么时候给你打过电话?”安震反问道,可立刻就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地停住了,略略一顿,大声说道, “你不要动,我这就去接你!”
    放下电话,葛小彤靠在冰冷的墙壁上,一边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冷汗,一边开始慢慢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。
    关于这里闹鬼的传说,葛小彤听到过不止一个版本,最普遍的说法是一个叫薛玲的女生从这里的窗子上跳了下去,当时,六楼有两个男生试图拉住她,可却没有办到。奇怪的是女生死后,那两个男生居然在同一天失踪了。同学们都说,薛玲因为当时他们没有拉住自己而心生怨恨,所以回来把他们带走了。
    起初,葛小彤对这种说法并不相信,直到刚才她遇见了那个鬼影,这才忽然间觉得同学们传说中的鬼魂,也许是真实存在的。
    可那个鬼影为什么没有追自己到六楼?
    葛小彤一时想不明白,可忽然间,她的头脑里有一个可怕的想法闪过。
    鬼影没有追自己,并不是想要放过自己,而是这里有它惧怕的东西?想到这里,葛小彤不由得浑身一抖,就在这时候,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扇房门。竟然“吱呀”一声打开了。
    他从哪里来
    在房门打开的一瞬,葛小彤下意识地逃到了楼梯口。一个黑影从房间里跑出来,大步向她冲来。
    黑影的身上带着一股冷气,速度也极快,几乎没容葛小彤看清楚,就已经来到了她的跟前。黑影伸出一只手,一把拉住了她的手。
    “小彤别怕,是我。”声音响起,葛小彤的一颗心顷刻间落到了实处,来人竟然是安震。
    “你、你怎么会从那里进来?”葛小彤吃惊地看着安震惨白的脸,这里可是六楼,安震不会是沿着楼房的墙壁爬上来的吧?
    “先不说这些,这里很危险,´I陕跟我走!”安震的声音带着颤抖,一双手也很凉,紧紧地抓住葛小彤的手,拉着她就向靠近窗口的那间屋子走去。
    葛小彤不敢再说什么,紧跟在安震的身后来到了房门前。
    房门紧闭,同样满是灰尘,安全锁的锁孔上面挂满了油渍一样的东西,好像在这之前有无数人曾经抚摸过。一阵冷风从门缝里挤出来,把挂在门上的灰土吹得不停地抖动。一个硕大的手掌印清晰地印在门上,更绐人一种诡异的感觉。
    安震好像对这里很熟悉,一只手按在手印的上面,轻轻一推,房门 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了,潮湿的气流带着一股难闻的怪味迎面而来,叫葛小彤差点儿吐出来。
    安震没有说话,紧紧地拉着葛小彤的手躲进屋子,并用力地关起了屋门。
    屋子里更加黑暗,对面的窗子敞开着,冷风不断地涌进来,一张断了一条腿的桌子靠在窗边,上面还摆放着几件破旧的文具。
    “别说话。”安震拉着葛小彤来到窗口边,探头向下面望了望,小声地对葛小彤说道, “我听说这层楼里闹鬼,要不是你被困在了这里,我是不会来的。”
    “你也听说过关于薛玲的事情?”葛小彤问道。
    “当然听说过。”安震说道, “而且我还知道,当时薛玲就是从这间教室的窗子跳下去的。”
    “那、那你还带我到这间教室来?”葛小彤被吓得浑身直抖,看着那在夜风中摇动着的窗子。
    “如果这个恶鬼真的是薛玲的话,她就绝对不会想到有人还敢到这里来。”安震振振有词, “只不过外面的那个恶鬼不知道会不会从窗子钻进来。对了,你是怎么招惹上外面那个恶鬼的?”
    “我怎么敢招惹它?”葛小彤回答, “要不是为了等你,我早就已经睡着了。”
    “可我真的没有给你打过电话啊!”安震挠了挠脑袋说道。为了证实自己的话,他掏出手机,打开通话记录,上面显示,打给葛小彤的电话还是在上午的时候。
    巨大的恐惧再次爬上葛小彤的心头。既然安震没有给自己打电话,那么约自己出来吃晚饭的人是谁?它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,难道会是外面的那个鬼?

    想到这里,葛小彤慌忙地来到窗口,俯身向下面望去,操场上静悄悄的,那个鬼影根本就没在操场上。
    葛小彤想要关闭窗子,就在这时候,身后的走廊里忽然传来一阵极轻的脚步声。
    玻璃上的人
    脚步声来到了门前,紧接着,一阵刺耳的声音就响了起来,好像有人用什么尖利的东西在墙壁上飞快地划过。
    安震一把将葛小彤拉到了自己的身后,目光死死地盯着房门。
    响声持续的时间并不久,走廊里很快就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。
    葛小彤躲在安震的身后,感觉到他的身体冰冷,好像他刚刚才从冬夜里走出来,连双手都被冻得僵硬如铁。
    “你留在这里不要动,我过去看看。”安震回头对葛小彤小声地说道。
    “不要。”葛小彤紧紧地拉住他的手,又指了指房门, “那个人好像还没走,应该就站在门外,我们再等等看。”
    两个人蹲在桌子旁,又过了好久,安震再次站起来,对着葛小彤点了点头。安震示意她不要动,自己则小心翼翼地挪到了房门前,趴在门缝上,向外面观察着。
    葛小彤也站了起来,俯身来到窗边,打算先关上窗子再说。可就在她的双手刚刚碰到窗玻璃的时候,那种刺耳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。这一次,葛小彤听得非常清楚,那声音居然来自窗外,而且在飞快地向上移动,几乎是眨眼间,已经来到了窗前。
    葛小彤的双手下意识地缩回来,浑身哆嗦着向外看去,一只犹如枯枝般的鬼手猛然搭上了窗台,随后,一张爬满了蛆虫的鬼脸也迅速地探进窗口。
    这正是刚刚在外面追逐葛小彤的那个恶鬼。
    葛小彤惊叫着向后倒退了好几步,后背倚在了安震的身体上。
    安震也被吓了一跳,立刻回过手来抓住葛小彤的手,拾起脚来,就向房门踹去。
    房门被踹开了,走廊里的黑暗如山般直压过来,飞舞着的灰尘落了二人满身满脸和。可他们已经顾不得理会这些,大步就向楼梯口逃去。
    刚刚来到楼梯口,葛小彤忽然发现走廊尽头的窗玻璃上有些奇怪,好像上面粘着什么东西,就像是挂着一件已经破碎的衣服。可很快她就否定了这种想法,因为她看到那件 “衣服”的领口里有一颗人头。换句话说,那上面挂着的,其实是一个 “人”。
    它就像一张薄薄的人形纸片,被贴在了脏兮兮的窗玻璃上。
    葛小彤的叫声再次把安震吓到了,他回过头来,也看到了那个 “人”,而且他看得比葛小彤还要清楚,那竟然是一个女生,一个浑身血污脸上却带着一抹冷笑的女生。
    “薛玲!”安震惊呼一声。
    葛小彤被吓得差点儿摔倒,还没来得及询问,已经被安震拉着跑下了楼梯。
    二人沿着楼梯一直来到了一楼的大厅,他们不敢跑出去,飞快地来到了楼梯的拐角处。这里是宿管阿姨存放工具的地方,几乎没有站脚的地方,但正好可以让二人蹲在里面。
    “你、你认识薛玲?”葛小彤的声音颤抖得连自己都听不清了。
    安震咬着嘴唇,好半天才小声地对葛小彤说道: “你还不知道,我其实就是在薛玲跳楼时,没及时出手救她的一个男生。”
    “什么,你……”葛小彤这次真的被吓到了,定定地看着安震的脸,半天说不出话来,好久才小声地问道, “不是说你们都失踪了吗?”
    没等安震说话,大厅的玻璃门就发出一阵轻微的碎裂声。那条刚刚还要爬上楼去的鬼影,如一片飘忽的云,紧紧地贴在了门玻璃上。跳下来
    安震慌忙地对着葛小彤摇了摇头,示意她不要说话。两个人蹲在暗影里,看着那条鬼影缓缓地沿着光滑的玻璃上下移动着,然后,竟然像一条细细的烟柱一般穿过玻璃,飘进了屋子。
    鬼影在大厅里不停地飘动着,有好几次从二人的身边经过,寒气直入骨髓,吓得二人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    好久之后,鬼影开始沿着楼梯慢慢地向上飘去,很快就消失在浓浓的黑暗之中。
    “我们出去。”安震小声对葛小彤说道。
    “不行,薛玲还在外面呢。”葛小彤望着鬼影消失的方向,又转回目光,看着安震,颤声问道, “同学们都说,你们不是失踪,而是被薛玲带走了。你、你不会真的已经……”
    “别瞎说,我不是好好和你在一起吗?”安震急忙打断她,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道, “其实,那天我们是真心想要救她的,可她的力气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大,我们两个人都没有拽住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落到地面上。另外的那名同学因为害怕转学了,而我也回老家呆了一段时间。”
    “你、你真的没骗我吗?”葛小彤还是不放心地问道。
    她想问安震究竟是怎么徒手爬上六楼的,可终究还是没敢问出口。

    “我当然不会骗你。”安震笑了笑,然后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她说道, “我觉得外面的薛玲没有恶意,否则她完全可以像这个恶鬼一样,从窗玻璃上钻进来。而这个恶鬼不敢追上六楼,我估计也是害怕薛玲的缘故。”
    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们如果出去了,薛玲说不定还会保护我们?”葛小彤狐疑地问道。
    “我想应该是的。”安震点了点头。
    葛小彤望着安震的脸,被他这个大胆的想法吓着了。
    “我们如果继续留在这里,早晚会被那个恶鬼找到,与其这样,真的不如赌一把。”安震又说。
    葛小彤不再说话,安震的话听起来有些道理,可这一切是要建立在他没有欺骗自己的前提之下。想着恶鬼那狰狞的样子,葛小彤最后还是选择相信自己面前的男友。
    子蹑手蹑脚地来到大门前,确定操场上没有任何人之后,这才轻轻地推开大门,走到了台阶上。
    葛小彤紧靠着大门,偷偷地抬起头来,她看到薛玲依旧紧紧地贴在那扇窗玻璃上,薄如纸片的身体微微倾斜着,好像在对着地面上的自己微笑。只是那笑容真的很吓人
    “别管它,我们、我们走!”安震压低声音对葛小彤说道,然后拉着她就向操场上大步走去。
    二人刚刚来到操场的中间地带,那扇教学楼大门的玻璃就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,那个鬼影几乎无声地从里面钻了出来。
    “不好,它追来了!”葛小彤惊慌地叫了一声。
    她的声音未落,忽然,原本紧贴在那扇窗玻璃上面的薛玲,猛地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叫,如一只被折断了翅膀的大乌, “呼”地一声从空中直落下来,竟然笔直地向那条鬼影扑了过去。
    鬼影好像也被这突然出现的同类吓坏了,急忙向一边飘去,可还是晚了一步,薛玲的身体从它的身体中间一穿而过。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鬼影那飘忽不定的身体竟然好像被折断了,弯曲如一根被狂风刮断的枯枝, “扑通”一声落到了地上。我们去帮她
    “小彤快跑!”安震大叫一声,用力拉着葛小彤的双手,飞快地逃到了一处暗影里。
    两个人回过头来,看到那个鬼影躺在地上,如一条濒临死亡的大蛇一般不停地扭动着,显得极端痛苦。而薛玲则站在一边,满是血污的脸皮时不时地抽动一下。
    过了一会儿,鬼影从地上爬起来,弯曲的身体在夜风中抖动着,不停地对薛玲摆着手,好像是在哀求薛玲放过自己。
    薛玲用手指着它,大声地说了几句什么。
    鬼影点点头,慢慢地伸展着身体,转眼间就变得十分巨大,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团足有一张桌子大小的黑雾。
    薛玲向后倒退了几步,缓缓地抬起手来,手掌心正对着黑雾。
    黑雾就像是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所吸引,骤然间缩成一条细细的丝线,向薛玲的手心处移动着。
    “看来薛玲战胜了这个恶鬼,我们安全了。”安震轻轻地舒了一口气,说道。
    “也许没有。”葛小彤却仍然是一脸的紧张,鬼影那不断摇晃着的身体,仿佛隐含着一种看不见的危险。忽然,她焦急地喊了一声: “不好,薛玲上当了!”
    话音未落,那个鬼影的身体突然发生了变化。黑色的丝线紧紧地缠绕起来,形成了烂线般的一团,然后飞快地展开,如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,把薛玲罩在了里面。
    薛玲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起了变化,等她知道自己上当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
    鬼影的身体如一条条细细的铁丝,把她死死地缠住了。
    薛玲不断地挣扎着,已经呈现出腐烂迹象的皮肉,开始大块大块脱落下来,露出里面已经发黑的骨头,并开始腾起一团团白色的烟雾状的气体。随着气体的升起,它的身体竟然开始飞快地变淡。
    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安震吃惊地瞪大双眼。
    “薛玲危险了!”葛小彤好像明白了什么,说道, “那个恶鬼一定是想用这种方法消灭薛玲,弄不好的话,薛玲的身体会消失掉。”
    葛小彤的话提醒了安震,眼看着薛玲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淡,他从地上跳起来,一边叮嘱葛小彤不要动,一边快步向两个鬼影奔去。
    “安震!”葛小彤叫了一声,可立刻又紧紧地捂住了嘴巴。
    那个鬼影正在全力和薛玲争斗,根本抽不出手来对付安震,只能眼看着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砖头,对着自己的身体砸来。
    砖头从鬼影的身体中间穿过, “啪”地一声砸到了地上,却没有伤害到它。安震心有不甘,继续挥舞着砖头,一次次地猛砸。虽然不能伤到鬼影,但它好像还是被安震的气势吓着了,缠在薛玲身体上的丝线开始缓缓地松动,终于,它从薛玲的身体上脱落下来。
    一挣脱鬼影的束缚,薛玲就大叫一声跳了起来,双手抬起,手心处的皮肉竟然裂开了一条婴儿嘴般的裂口,很快就把筋疲力尽的鬼影吸了进去。
    看到鬼影彻底消失了,安震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    隐藏在暗处的葛小彤这时候也已经不再害怕,飞跑着来到了安震的面前,用力把他拉了起来。还没等二人发出声音,就听到一边的薛玲,发出了一阵令人害怕的冷笑。
    你的魂
    “谢谢你终于成全了我。”薛玲的笑声在这漆黑的夜里,让人感到毛骨悚然,它用手指着安震, “你还不知道吧,刚刚被我吸入了身体的鬼魂,其实是你自己的。”
    “你说什么,我自己的魂?”安震不由得一惊。
    “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,在我跳下楼,身体被摔碎的时候,你曾经因为惊吓,出现了短暂的昏迷。其实那时候,你的一缕魂魄就已经被吓掉了。”薛玲说道, “它之所以会冒充你给葛小彤打电话,并一直跟着她,就是要找到你,希望再回到你的身体里。可惜,你们并不知道,还一直在躲着它。”
    “这、这怎么可能?”葛小彤被薛玲的话惊呆了,好半天才清醒过来。
    “你当然不会相信。在你的眼里,那缕魂魄可怕到了极点,那是因为它本身就是凶恶的。”薛玲说道,“人的本性都是由善良和凶恶两部分构成的,而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魂魄在支配。安震丢掉的,就是凶恶的魂魄。”
    “你是说,我现在其实是一个丢了一缕魂魄的半命人?”安震低头看了看自己完完整整的身体,依旧难以相信。
    “当然了。”薛玲回答, “你也不好好想想,如果你真的只是一个平常人,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地爬上六楼?”
    葛小彤和安震对视了一眼,对薛玲的话仍然半信半疑。
    “不管你们信不信,人和鬼都是有善有恶的,而恶鬼之所以会凶恶,就是因为它的魂魄本身就是凶恶的。所以我还真得要感谢你们。”薛玲的话很冷,怎么听也不像有感激的成分, “为了维持我的强大,我必须要不断地吸收人的魂魄,你们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,否则我已经被你的恶魂消灭了。”
    葛小彤和安震终于明白了,但一个更加令人担心的问题涌上了心头,那就是:现在的薛玲究竟是善良的还是凶恶的?
    “我吞噬了你的恶魂,当然是凶恶的喽。”薛玲继续冷笑着回答,然后,不等二人说什么,没有了皮肉的身体就开始一步步地向二人逼近。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半命
本文地址:/xy/49371.html
上一篇:心藏    下一篇:不要随便拒绝别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