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95995555九五至尊|今天是:95995555九五至尊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95995555九五至尊鬼故事
95995555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

当前位置:95995555九五至尊 > 校园鬼故事 >

心藏

来源:95995555九五至尊鬼故事(www.longfachem.com) 作者:白陌娴 发表时间:2017-10-26

    别多管闲事
    下了晚自习,李沐紫孤零零地走在路上。今天是室友曹雪的生日,大家都去为她庆祝,虽然住在同一间寝室,但不善言辞的她显得格格不入,很快就被大家孤立了。一想到偌大的寝室只有自己一个人,她开始埋怨起了自己的孤僻。
    夜风从树梢吹过, “沙沙”的声音就像有人在哭泣,她不由地想起了学校最近盛传的“挖心”事件:夜黑风高,一个女生走在路上,四周不知名的杂草张牙舞爪。突然,一个身影从暗处窜出,尖锐的十指准确地掏出了她的心脏……
   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,李沐紫摇了摇头,摆脱这不切实际的幻想,同时加快了脚步。
    回到寝室,里面果然静悄悄的。曹雪的衣柜大开着,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,乍看之下,会以为站满了人。
    李沐紫有点儿怕,迅速走过去想把衣柜关上。离得近了,她的目光被一件红色的衣服吸引了,那衣服挂反了,显得和其它的衣服极不协调。这让李沐紫不受控制地伸出手,想把它扭转过来,但一低头却发现这件衣服下面放了一对白鞋。
    李沐紫骇然收手,可那件衣服竟然转了过来,就像有一个看不见的人穿起了它。 “啪嗒”,那个看不见的 “人”穿着红衣和白鞋朝她走了过来。
    李沐紫吓得心脏骤缩,只得慌不择路地逃窜,在她接近门边的时候,门突然从外面打开,没有一点儿防备的她被吓得跌坐在地。
    “站在门边干什么,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?”是曹雪她们回来了。她显然也被吓到了,不高兴地瞪了一眼李沐紫,一点儿要拉她起来的意思都没有。
    李沐紫一骨碌爬起来,指着衣柜正要说话,手腕突然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。
    “别多管闲事!”紧随其后的陈培培抓住了她的手,有些苍白的脸几乎贴在了她脸上,用只两人才能听得见的声音警告她。
    冰凉的触感顺着她的手腕传遍全身,李沐紫似乎被吓傻了,愣愣地看着她们和平时一样洗漱睡觉。
    夜深人静,一阵奇怪的呵气声传来,很轻,在这寂静的黑夜里特别明显。李沐紫暮然惊醒,借着月光,她看到曹雪的头侧枕在枕头上,被子齐齐地盖到下巴,一双眼睛无声地凝视着睡得正熟的郭珊。
    李沐紫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发现那呵气声正是郭珊发出来的。她脸色痛苦,不停地扭动身体,但就是醒不过来。
    随着挣扎的幅度加大,郭珊的被子顺势滑落,李沐紫只看了一眼,就吓得差点儿昏死过去。
    只见那件红衣像第二层皮肤一样紧紧箍着她,任郭珊如何挣扎扭动都无济于事。这时,一直冷眼旁观的曹雪突然笑了,阴森的表情就像陪葬时的纸人。她从床上一跃而起,李沐紫两眼一翻,彻底晕了过去,因为她看到曹雪只剩下了一个人头,就像被利器斩断一样,切口是那么的平滑。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,她看到曹雪张开血盆大口,朝郭珊扑去。
    装鬼的容器
    第二天,李沐紫醒来的时候,郭珊正和陈培培讨论哪种零食好吃,还很没有公德心地从窗户把袋子扔下去。而一向赖床的曹雪早就出了寝室。
    李沐紫揉了揉发涨的脑袋,正准备起床时,诡异的事情发生了:准备换衣服的郭珊突然惨叫一声,继而全身像被开水烫过一样冒起了黑烟。不一会儿,她就变成了一摊脓水,软塌塌地流到墙角,渗透进了缝隙。
    陈培培尖叫一声,哆嗦着跳上床,两个女生相互依偎在一起,眼里流露出同样的恐惧。过了好一阵,李沐紫才颤声问: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    陈培培惊魂未定地解释道:“是、是曹雪请鬼来害我们。”
    鬼魂没有适当的容器来装,是不能离死地很远的,否则就会魂飞魄散。所以,鬼魂会四处寻找可以藏身的容器。
    “而曹雪故意挂反衣服并在下面摆了一双白鞋,摆明是要请鬼入住,想以我们的命来换取那个鬼魂的复活!”陈培培咬牙切齿道, “学校最近发生的挖心事件也是她们搞的鬼!”
    陈培培狰狞的模样吓了李沐紫一跳,她下意识地后仰,道: “那为什么她不害我们?”
    “你就这么想死吗?”陈培培恶狠狠道。
    李沐紫打了个寒战,连忙摇头,正要说话时,她的手机突然响了,是林易知。
    李沐紫不敢看陈培培的脸色,湖乱找了个借口开溜。林易知对她的爱就是她不受欢迎的原因,她们寝室另外的三个女生,其中有两个都喜欢材易知,而曹雪更是追求过她的前男友,虽然前男友已经死了。
    冯唐,这个名字突然闯进了李沐紫的脑海,难道曹雪请来的鬼魂是它?很快,李沐紫就否认了这个猜想,她相信冯唐就算死了,也是个善良的鬼,不可能会挖人心的。
    夜幕拉开,璀璨星河一览无遗。
    李沐紫回到寝室,陈培培和曹雪正在看一部电影,表面上和谐如初。
    半夜,她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,睁眼一看,只见曹雪鬼鬼祟祟地从床上起来,慢吞吞地拿出那件挂反的红衣穿上,悄悄出了寝室。
    这么晚了她要去哪儿?李沐紫觉得很奇怪,竟然鬼使神差地跟了出去。
    外面明明没有风,却冷得出奇。曹雪就像脚下生风一样速度飞快,跟了一阵,李沐紫突然明白她要去哪儿了。这条路通往学校的后山,就是冯唐意外死亡的地方。
    就在这时,一个女生匆匆走过,李沐紫连忙躲到旁边的草丛里。
    在女生与曹雪擦肩而过时,曹雪突然朝她猛扑上去,右手指甲暴涨,像利刃一样划破她的胸腔,毫不费力地将心脏掏了出来。由始至终,女生连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没了声息。

    曹雪捧着还在跳动的心脏,像一个讨糖吃的孩子一样往后山跑去,一条血红的脚印延伸至很远。
    奇怪的钢针
    曹雪请到的鬼魂真的是冯唐!李沐紫不想相信,却由不得她。她跌跌撞撞地跑回寝室,急忙叫醒了陈培培,将刚刚看到的一幕全都说了出来。
    陈培培顿时睡意全无。正巧这时,衣柜突然悄无声息地开了,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。曹雪穿的那件红衣服又出现在了衣柜里,可是它没有衣架,就像一个隐藏在黑暗里的人穿着它站在那里。
    突然,衣服动了,露出曹雪狰狞的脸。此时的曹雪哪还有一分人样,肤色苍白如纸,密密麻麻的黑发几乎盖住了她大半张脸,露出那双宛如黑洞般的眼睛。三种强烈的色差牢牢吸引了二人的目光,一时间,她们竞忘了逃跑。
    直到曹雪发出阴森的笑声,李沐紫才下意识地拉住陈培培想要逃出寝室。
    “咯咯”,阴森的笑声让李沐紫几欲抓狂,但很快她就发现了,这是两种笑声,一出自她对面的曹雪,另一种来自她身旁的陈培培口中。
    她猛地甩开陈培培的手,陈培培这才抬起脸来,黑发掩映下的是一双黑洞般的眼睛,张大的嘴几乎占据了大半张脸。那笑容的僵硬、诡异、扭曲都在预示陈培培被鬼上身了!
    可她发现得太迟了,陈培培的双手已经掐上了她的脖颈。李沐紫猝不及防,直接倒在了地上,她一脚踢开还想加害于她的陈培培,不要命地逃出了寝室。
    曹雪和陈培培趴在地上,像两只蓄势待发的蜘蛛一样虎视眈眈地盯着她的背影……
    李沐紫一路跑到操场才停下来,周围一片死寂,惨白的月光洒在空旷的学校,仿佛全世界只有她一人。巨大的孤独感袭来,她突然很想见到林易知。于是,她给林易知打了个电话,讲述了事情的前后经过,以寻求帮助。
    “我马上到。”林易知的声音仿佛一根定海神针,将她心里的滔天巨浪通通镇压下来。
    两人约在凉亭见面,李沐紫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前跑,可她只觉得脚步越来越沉重,跑得越来越费力,但也终于看到前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    “林易知!”李沐紫上气不接下气地叫了一声。
    此时的林易知正在凉亭焦急地等待,李沐紫的叫声吓了他一跳。他循声望去,却发现李沐紫的背上多了个东西——一个身穿红衣的女鬼。女鬼把头埋在衣服里,看不清样貌,一头漆黑的长发散落在李沐紫背上,随风飘荡。
    林易知定了定心神,装作没看到,朝李沐紫伸出了手。此时,女鬼缓缓抬起了头,露出一只漆黑的眼睛。它贪婪地看着林易知,猛地张开嘴巴,猩红的舌头眼看就要缠住了林易知的脖子。
    林易知突然伸手捏住舌头,黏滑的触感让他几欲作呕。可他顾不得这些,另一只手揪住女鬼的头发把它从李沐紫身上揪下来。左手一扬,红色的粉末纷纷扬扬地落在女鬼身上,顿时,女鬼像沸水一样冒起了白烟,伴随着阴森的哭声。它在地上扭来扭去,密密麻麻的黑发和白脸交替显现,看得两人头皮发麻。李沐紫也认出了女鬼,正是曹雪。
    哀嚎声渐小,曹雪消失得无影无踪,它刚刚呆过的地方,一根十厘米长的钢针掉到了地上。林易知看着钢针,眉头紧锁,随后又一点点儿舒展开来。
    前男友
    “曹雪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李沐紫瞠目结舌地看着林易知。
    “她请来的鬼魂每天晚上都会上她的身去寻找猎物,补充自身的阴气。久而久之,曹雪阴气人体,早就和鬼魂融为一体了。”林易知边说边脱下外衣披在李沐紫身上。
    李沐紫这才发现自己匆忙之下只穿了件半袖衬衣,当她因为紧张还没意识到冷时,林易知先看到了。外衣上还残留着他的体温,就像被拥抱一样,李沐紫的心跳不禁加快了,一抹潮红染上了脸颊。
    “我偷偷拿了室友的法器,他可是个神棍。”看出了李沐紫的窘态,林易知漫不经心地岔开话题。
    李沐紫扯了扯嘴角,下定决心道: “现在曹雪死了,冯唐的鬼魂肯定躲回了后山,如果我能找到它藏身的地方,我们有没有把握灭了它?”
    林易知一点儿也不意外李沐紫的提议,因为他知道李沐紫虽然性格孤僻,却是个倔强的女孩。与其让冯唐苟延残喘地害人,不如直接灭了它。真正让他欣喜的是那个“我们”,这是不是意味着李沐紫已经愿意接纳他了?

    月色渐冷。两人来到后山,李沐紫指着一棵桃树道: “有一晚,我跟踪曹雪,发现她挖了一个女孩的心脏后去了那里。”
    说着,她下意识地朝桃树走去,林易知一把把她拉在身后,当先上前。
    离桃树几米远时,林易知突然停住了脚步,认真道: “这件事结束后,做我女朋友吧!”
    他看着李沐紫发愣的模样不禁失笑。从一开始到现在,她明明怕得要死,却又倔强地咬紧牙关,这种又脆弱又逞强的神态,让他很想保护她,不让她受到伤害。
    他拍了拍李沐紫的头,接着说: “所以现在好好想想吧!要不要接受我?”
    说着,他率先来到桃树下,开始挖起了土,不一会儿,一个漆黑的匣子出现在了眼前。
    林易知刚想打开匣子,里面突然涌出鲜血。血液有意识般聚到一起,形成了一个人形,正是冯唐。
    此时的冯唐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,只依稀可辨别轮廓:干枯的皮肤包裹着骸骨,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扭曲着,脸上是道道血痕,像一条条蚯蚓交错纵横,骇人至极。
    李沐紫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鬼魂,不敢相信它就是丰神俊朗的冯唐,她下意识地叫了它的名字:“冯唐?”
    冯唐似乎还认识李沐紫的声音,应声回头。林易知一咬牙,朝它掷去几枚铜钱。
    冯唐吃痛,怪叫一声,猛地朝林易知扑去。幸好林易知早就做好了逃跑的准备,险而又险地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。他飞快把手伸进口袋,抽出了一把漆黑的木剑,反身插进了冯唐的魂魄。
    冯唐惨叫一声,不断地扭动、哀嚎,不一会儿,就消失在了原地。
    变故
    结束了?
    林易知惊魂未定地看着匣子,却见里面再次流出了鲜血,鲜血堆成一个人形,还是冯唐。
    林易知倒吸了口凉气,如果不用手中的血木剑刺穿匣子里的东西的话,冯唐是不会魂飞魄散的,只会分离出无数个分身。他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李沐紫,刚刚冯唐认出了李沐紫的声音,只要李沐紫拖住冯唐,他就有把握灭掉它。
    林易知再次把血木剑插进冯唐的身体,觉得刚刚的办法坏透了,万一冯唐伤害李沐紫怎么办?
    几个来回后,林易知支撑不住了,冯唐趁机打掉了他手中的血木剑,漆黑的指甲直接陷入了他的肉里。林易知倒吸了口凉气,转身抱住冯唐,朝李沐紫大吼, “快跑!”
    李沐紫还在犹豫。
    “走了才能有机会找人来救我啊!”
    话音刚落,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陈培培一把掀开匣子的盖子。
    “李沐紫,用血木剑刺进匣子里,快!”
    血木剑就在离她不远的地上,李沐紫连滚带爬地捡起剑来到匣子旁,却被里面的景象骇得手脚冰凉。
    匣子不大,装着一副残骸,褐色的骨头诡异地扭曲着,发出“咔嚓擦”的声音。最诡异的是,骨头的正中央摆放着一颗鲜红的心脏,心脏还在跳动,每一下,都像一把铁锤砸在李沐紫心上。
    李沐紫拿着血木剑的手不停地颤抖,根本没有勇气刺下去。这边的冯唐看自己的命门暴露,一脚踢开林易知朝她们奔来,林易知撞在一棵树上,呕出一口血,晕了过去。
    紧要关头,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李沐紫的手腕,带着她把血木剑刺进了心脏。
    一声惊天动地的嚎叫声划破夜空,心脏爆开,鲜血溅了两人一身,白骨发出“咔嚓”的声音,纷纷碎裂。
    李沐紫感激地看了一眼陈培培,要不是她握住自己的手,这一剑,她绝不敢刺下去。
    谁知,陈培培只是淡淡地道:“感激我吗?那么就把命给我吧!”
    说着,她的指甲暴长,轻而易举地掐住了李沐紫的脖颈。
    为什么?李沐紫说不出话,只能用眼神询问。
    “如果你不死,林易知是不会喜欢我的!”陈培培看着晕倒的林易知,目光灼灼。
    原来,曹雪请来的鬼魂就是陈培培,陈培培意外死亡后,一直想借李沐紫的身体还魂。可是,冯唐一直在保护着李沐紫,这让陈培培异常苦恼,所以,她借曹雪设了这个局。
    这个答案让李沐紫大吃一惊,说: “那么挖心事件也和冯唐无关了?”
    陈培培撇撇嘴,道: “难道你就没发现被挖掉心脏的女生,都或多或少地欺负过你吗?冯唐想保护你,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了!”
    这一刻,李沐紫难过得想要以死赎罪,没想到那些女生竟然是因为她才死的。
    看着陈培培越来越近的笑脸,李沐紫认命地闭上了眼睛。然而,预期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,反而听到了陈培培已经变调的不甘怒吼。她睁开眼睛,见到林易知站在陈培培身后,一把银剑贯穿了它的身体。
    陈培培像一条肉虫一样不停地扭动,黑发缠绕的脸上不停地发出哀嚎。
    爱的方式
    林易知深情地看着李沐紫。 “对不起——”他嘴里发出的是冯唐的声音。
    其实,在林易知看到曹雪身体里掉出的钢针后就开始怀疑陈培培了。他知道有一种邪术,将钢针插进刚死的人头顶,会产生尸变。也就是说,曹雪早就被陈培培杀死了,陈培培把曹雪变成一具行尸,控制它帮自己完成计划。
    刚刚林易知看似在和冯唐打斗,实际上是让冯唐趁机上自己的身,这样才能引出陈培培,灭掉它。
    李沐紫看着冯唐,肆意飙泪,嘴里的话却不客气, “杀人凶手!”
    “林易知”自嘲地一笑,不在意地道: “如果你不喜欢我保护你的方式,那就让自己强大起来吧!不要再被别人欺负,这样,我才能放心地去投胎。”
    它深情地看着李沐紫,似乎要把她的模样记在心底: “再见,我的沐紫。”
    话音刚落,林易知突然倒下,李沐紫眼疾手快地扶住他,却被带得摔倒在地上。
    看着林易知轮廓分明的侧脸,李沐紫心中明了,冯唐那么放心地离开,是因为找到了一个可以代替它的人。
   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,而林易知还在睡,李沐紫的手指轻轻划向他的嘴唇,心里突然想起睡美人的故事。
    如果她吻他一下,他也会醒来吧?李沐紫这样想着,犹豫着,然后鼓足勇气慢慢俯下身去,可在距离只有一寸的时候,林易知突然睁开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心藏
本文地址:/xy/49368.html
上一篇:伞落无情    下一篇:半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