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95995555九五至尊|今天是:95995555九五至尊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95995555九五至尊鬼故事
95995555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

当前位置:95995555九五至尊 > 故事会 > 推理故事 >

失踪的子弹

来源:95995555九五至尊(www.longfachem.com) 作者:疾风 发表时间:2017-08-29

    1、深山藏尸
    2008年4月23日凌晨,东方既白,桃坪县铜罗镇村民黄天保去查看菜园。路过清水学校时,发现地上有一滩很大的血迹。初以为是村民宰猪留下的,也不在意。后来发现血迹一直延伸到铜锣山上,觉得这血来得蹊跷,却不敢继续察看,于是向铜锣派出所报了案。
    派出所的民警接到报警后,立即驱车来到清水学校。他们沿着血迹披荆斩棘来到铜锣山顶。铜锣山顶乃一块天然巨石,石腹中空,取石敲之,“哐当……哐当”之声不绝于耳,似敲锣打钹,故名铜锣山。到了山顶,血迹戛然而止。民警拿着放大镜仔细查看,在一簇毛竹叶上发现深色的血迹。但见这丛毛竹,端的长得茂盛,根根笔直的竹子紧紧挤靠在一起,密不透风,有一个晒簟那么大。于是拔开竹子,发现后面有一个非常隐蔽的岩洞,洞口约莫半个人高。里面黑黢黢的,深不可测。
    一位民警拾起一块石头扔进洞内,好一会儿方听到“当”的一声。于是两位民警身背绳索,头戴矿灯,攀援而下。大概下了三十米,踩到洞底。发现一具男尸斜靠在岩壁上。两位民警先用闪光照相机拍摄数张照片,尔后戴上手套,初步勘察。死者血肉模糊,头部有一个血窟窿,估计被人枪杀后移尸洞内。
    于是用绳子缒尸上去,同行法医仔细检查,发现死者左耳下面有一个铜钱大的血洞,右颌处有一手指粗细伤口,判断子弹从死者左耳侧穿入,贯穿头颅后从右颌射出。根据尸体僵硬程度,估计死者死于昨晚零点左右。又从死者身上取一点血迹化验,与清水学校旁的血样相符,确定那儿就是案发第一现场。
    数名民警把尸体抬到清水学校旁,同时报告桃坪县公安局,桃坪县公安局马上向宝庆市公安局报告。此案非同小可,引起市县两级公安局高度重视。市李副局长和县廖局长几乎同时赶到现场。二局一下车,即刻指挥民警抓紧侦查,即时走访周边近千名群众,但中间无人认识死者。廖局长又致电县武警支队,马上派人封锁县城各水、陆路出口,盘查过往车辆和船只,发现可疑人员,立即扣留,等待审查。
    县公安局黄虎副局长,首先查看了案发第一现场,然后一路巡查至发现尸体的岩洞。在路肩上发现几处新鲜的摩托车轮印。他揣摩死者是外地人,有可能是一名摩的司机,搭乘某人至此,遭人谋财害命。而凶手极有可能是铜锣山周边的人,对铜锣山地形非常熟悉,故意在此停车,以便在岩洞内藏尸灭迹。果然死者身上的钱包,手机等不翼而飞。此案当即移交县公安局处理。当地老百姓听说凶手拥有枪支,而且威力巨大,大家噤若寒蝉,自此天黑不敢出门,白天不敢独自上山。
    当天下午一点,市李副局长与廖局长一行来到桃坪县公安局,立即召开工作会议,成立“4、23”枪杀案专案组。由廖局长任组长,黄虎副局长担任副组长,并具体负责此案。组员有刑侦队队长王彪,副队长陈龙和李鹰。
    话说黄虎、王彪、陈龙、李鹰四人,自出道以来,破案无数,在当地颇有名气,人称“桃坪”四大名捕。其中黄虎居首,四十来岁,心思缜密,擅于推理,人称“绵里针”;王彪次之,生得虎背熊腰,有一双铁钳般的大手,人称“大力王”;陈龙年轻有为,能打能跑,获得“飞毛腿”的美誉;李鹰有一双鹰眼,百步穿阳,弹无虚发,是局里鼎鼎有名的神枪手。
    四人领命,立即投入紧张的侦查工作。当务之急,就是弄清死者身份,查清作案动机,进而锁定嫌疑人。
    黄虎安排摄影师拍摄死者正背面及侧面相,在市县电视台播放认尸启事,同时印刷上万张认尸启事,贴满市县显眼处。又安排法医到县人民医院停尸房,重新尸检,在死者身上没有发现弹头。黄虎和李鹰二人立即带领几名干警和两条警犬回到案发现场,重点搜寻弹头和弹壳。大家拿着金属探测仪,对现场周围进行地毯式搜查,两条警犬也来回不停地嗅闻。三天过去了,没有发现丝毫有价值的东西。
    王彪带着陈龙也来到案发现场,沿途走访目击者。清水学校刚好在320国道旁,四通八衢。俩人只得从六个方向查访。时值初夏,下着蒙蒙细雨,俩人衣服淋得透湿。他们无暇顾及,仍一丝不苟地走家问户。可惜一连三天,都没碰到一位目击者。
    时光似箭,认尸启事播放三天,也没有任何反馈消息。案件毫无进展,死者的身份尚未查清,案情进入胶着状态。黄虎组织大家开了个碰头会,重新梳理了一下辫子。会后决定再去检查一下尸体和死者衣物,看遗留什么线索。死者的尸体已转移至县殡仪馆的冰冻室。拉开抽屉,死者身上已结成厚厚的一层冰。黄虎首先检查放在旁边的外衣。合该他幸运,他手里的金属探测仪一直没关,碰到死者外套时“滴”了一声。黄虎赶紧把外套翻过来,终于在死者外套内口袋里找到一张电话卡,这张卡嵌在口袋衣角里。黄虎立即把卡插入自己的手机,发现是一张报废卡。于是驱车来到移动公司,在移动公司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知晓这张卡是一张地属怀化市的卡,但停用已久,已查不到通话记录。
    原来死者可能是怀化市人,难怪在宝庆市境内播放认尸启事无人问津。黄虎马上致电廖局。廖局即刻安排人到怀化市电视台播放认尸启事,并在怀化各路路口张贴认尸启事。
    黄虎和李鹰回到局里,立即驱车二百多里里来到怀化市。他们首先来到怀化市移动公司。移动公司工作人员根据卡上的数字确定该卡是洪江县售出的。俩人马不停蹄来到洪江县移动公司。一位文员翻出一大摞售卡记录,找出此卡是安化镇营业厅拿走的。两人二话未说,驱车来到安化镇,找到唯一一家营业厅,已经到了点灯时分,两个文员正准备打烊。黄虎走过去托住那晃晃下降的卷闸门,请她们帮忙。那小姑娘满脸不高兴,从柜里拿出几本售货记录,查出此卡已售出两年,没有登记姓名。
    线索又断了,两人心凉了半截,饥肠辘辘的肚皮开始呱呱叫。两人来到一家饭店坐下,三餐一顿吃,三扒两碗,填饱肚子。
    第二天,黄虎和李鹰径直来到安化镇派出所,请求协助。派出所的民警带他们来到一个三岔口,路旁停了十多辆摩的。一见大盖帽来了,那群司机作鸟兽散。黄虎急中生智,迅速地递了一根蓝嘴芙蓉王给最近的一位摩的司机。众司机方知不是查车,赶紧围拢过来领烟。
    其中有位四十来岁的摩的司机放映,自己有个老乡阳细郎,几天没来泊车,不知去了哪?父母很着急。李鹰从公文包里拿出死者照片,那人认出既是失踪的阳细郎。当即开车在前面带路,大家拐到一条土路前,一行三车顿时掀起黄烟滚滚,来到半山腰的阳家村,在一座土砖房前停下来。
    黄虎一行下了车,只见一座土砖瓦房,屋檐低矮,摇摇欲坠,门如败寺,屋似破窑。窗格离披,一任风声开闭,颓墙漏瓦满目疮痍。屋里首先窜出一只大黄狗,对着众人猛吠。一对老人赶紧出来喝犬。但见那老汉豁牙缺齿,说话漏风,行动迟缓。那大娘满头银发,老眼昏花,风吹即倒。一见儿子血肉模糊的照片,一跤跌倒。不知五脏如何,先见四肢不举。正是身如五鼓衔山月,气似三更油尽灯。闻讯赶来的邻居紧掐老人人中,救得她苏醒过来,嚎哭不已。
    死者父亲惊闻噩耗,气得说不出话来,几近昏厥。良久方道:“我儿4月22日中午,从家里出来,到晚上10点还未归家……手机一直没法打通,没想到遭此大难。”禁不住老泪纵横。突然“咕咚”一声跪了下去,“公安同志,我只有这么个儿子……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,替我儿子报仇!”
    寒门出孝子,阳细郎见父母年纪老迈,未敢出门打工,只得就近摆摩的,以便赡养父母天年。何曾想到这个家里的顶梁柱还没找对象?就遭此罹难。
    黄虎一阵心酸,一把扶起老人,斩钉截铁地说:“老人家,请放心!我们一定会缉拿凶手归案,并将他绳之以法,还您老人家一个公道。”当即与安化镇派出所所长商量,请安化镇派出所委派一名民警陪老人去桃坪县领尸回家。再请一名民警协助自己继续在安化镇调查。
    2、成功并案
    刚才那位带队的大哥听说要找目击者,自告奋勇带他们来到安化镇郊外的一家士多店。平时他们经常在这打牌。那店主五十多岁,脚有点瘸,看到摩的司机来了,非常热情,每人撒了一根烟。黄虎回敬了一根,然后掏出阳细郎的照片,问他一周前是否见过他?店主拿着照片端详了好一会儿,跟来的大哥提醒他,就是外号“细伢子”的。店主摸摸脑袋,终于想起来了。“哦,你说的是细伢子,他还借了我一件皮夹克没还。”听说他遭凶杀,心里很难过,猛吸了几口烟,然后扔掉烟蒂,狠狠地踩熄。慢慢说道:“4月22日黄昏,细伢子搭乘一名中等偏胖,手提黑皮包,衣着单薄,操外地口音的男子,四十岁左右。说从广东回来,没穿厚衣服,在我这儿借走了一件皮夹克。”
    黄虎迅速掏出笔来记下嫌犯特征。李鹰拿出一支铅笔勾勒罪犯的样子,然后在店主的指点下,一步步修改肖像,直至店主满意为止。与此同时,廖局长递给王彪和陈龙一份加急快件。快件是广东番禺警方发来的,要求桃坪警方协助调查一起枪杀案。
    番禺警方反映,3月23日晚,辖区内精密公司赖经天总经理下班后,在地下停车场被人枪杀。根据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及目击者放映,桃坪县铜罗镇居民邹克华具有重大嫌疑。要求桃坪警方协助调查。

    “五一”劳动节,全国大部分人民徜徉在节日的休闲中,桃坪公安局不见半点放假的影子。“4、23”专案组全体成员聚集在刑侦队看监控录像。
    画面不是很清晰,只见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从地下室停车场的电梯门走出来,径直走到一辆黑色轿车旁,打开门刚落座。突然从一水泥柱后面窜出一人,头戴旅行帽,眼戴墨镜,嘴戴大口罩,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,举枪对着西装男子头部就是一枪,尔后迅速离开现场。
    黄虎和李鹰一见那轮廓,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调出邹克华的身份证照片,与李鹰素描的相片有九分相似。几乎可以肯定两案都是邹克华所为。
    廖局长听了大家的议论后语重心长地说:“大家猜到了凶手。‘3、24’和‘4、23’两案可能是邹克华一人所为。但破案讲证据,如果我们能证明两起枪杀案的子弹是同一把枪击发的,就可以证实我们的猜测。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找到那颗失踪的子弹,拿去与番禺警方收获的子弹对照,通过弹痕检测,就可以检出两案是不是同一把枪击发?案件就水落石出。”
    子弹!那颗失踪的子弹!你到底飞向何方?黄虎的脑海里不断地重现案发情景。嫌犯在深夜十二点左右枪杀受害者,当时天气黑黝黝的,罪犯拿走了弹壳,但肯定找不到弹头。那颗致命的弹头一定藏在案发的某个地方。
    黄虎即刻带着“4、23”专案组的成员再一次来到清水学校。昨天下了一场暴雨,320国道泥沙俱净,坑坑洼洼全是水渍,案发现场掀了个底朝天。
    黄虎笑着对大家说:“同志们,下雨未必不是好事,或许把埋在地里的宝贝冲刷出来了。”于是十二人分成四组,从案发现场开始往马路两端排查。每组三人,一人拿着个簸箕,一人拿着个铲子,一铲一铲地铲起沙子,放在簸箕里筛选,一人拿着金属探测仪对所有的沙砾过一遍,甚至连铲平的路面也要探测一番。此举看起来简单,操作起来却异常繁琐。加上“五一”放假,国道上车来车往,耽误了不少时间。半天过去了,在场的民警个个灰头土脑,汗流浃背,仍一无所获。几个年轻的民警劝黄局放弃,声称这样瞎子骑马、海底捞针,忙到猴年马月也无益处。偏偏黄虎是条犟驴,认定的事九条牛都拉不回,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找到那颗失踪的子弹。
    将近黄昏之际,李鹰机械地铲路面,忽然看见铲尖上冒出丁点火花,立即停下来。黄虎握着金属探测仪检查刚铲过的路面,金属探测仪发出久违的嘀声。终于找到一颗扁平形状的弹头。原来这颗子弹被过往车辆压得扁平,深陷路面之中,幸亏大雨冲刷,方重见天日。黄虎欣喜若狂,小心翼翼地用铁夹夹起弹头,轻轻地放入密封袋。李鹰举起铁锹朝案发处比划了一下距离,大约五十米,倒抽了一口冷气。这颗子弹穿透死者头颅后,余势竟飞了五十米,其威力何等巨大。
    回到公安局,黄虎拿着放大镜,仔细检查弹头。这枚弹头并非普通子弹,表层镀了一层金色合金,能穿钢透甲,轻轻松松可以击穿防弹衣。因此短信提醒大家:以后与凶犯打交道,要倍加小心。
    案件日趋明朗,黄虎和李鹰携带子弹来到广东番禺警方。番禺警方拿出收藏的弹头,经过弹痕专家检验,两案弹壳系同一把手枪击发。根据邹克华的居民信息和活动轨迹以及掌握的资料,湘粤两地警方成功并案,锁定“3、24”与“4、23”嫌犯邹克华。随后,两地警方首先在网上发布悬赏公告,悬赏5万元捉拿邹克华,撒开抓捕大网。
    3、万里追凶
    王彪和陈龙立即奔赴邹克华老家。邹克华的父母已是耄耋老人,听说儿子犯下滔天大罪,俩人顿时老了十岁,气得捶胸顿足。声称元宵节后再也没见过儿子的魂。邹克华的老婆住在娘家,王虎和陈龙即刻找到他的老婆,他的老婆颇有几分姿色,知晓丈夫犯下如此弥天大祸,也大吃一惊,称丈夫正月十六送来两千元后再也没见过他。
    黄虎和李鹰继续在广州调查,找到一个与他相交近20年的老乡。那位老乡告诉公安:邹克华自幼习武,是武术专业的体育生,身手了得,好胜心强。高考落榜后进入株洲一家模具厂学做模具。但他不安本分,私下偷同事的摩托车回老家售卖,后东窗事发,逃逸回家。在家不久与人发生口角,对方用短火铳打伤了他的胫骨,留下一个碗口大的伤疤。自此对枪支发生浓厚兴趣。后来到广东进厂,买回一把仿真玩具枪,拆开后根据零部件画图设计,利用所学车床技术,偷偷摸摸做了一把手枪。有了枪后,在车间为王称霸,被人告发,被警察逮捕,因私造枪支,坐了二年牢。出狱后老实了一段时间,全部精力用在女人身上。他素来脸皮厚,嘴巴甜,舍得花钱,泡妞有一套,几乎半年换一个女友,身边不乏漂亮女人。老家、广西、四川、重庆、吉首等地均有关系密切的女友。他和警察打过多次交道,反侦查能力较强,三个月前就打不通他的电话号码。
    黄虎和李鹰听后苦笑不得。此人交际如此广泛,几乎遍及半个中国。要一一排查,真得要费一番功夫。俩人接着走访邹犯其他几个熟人,取得一些资料后返回桃坪公安局。
    5月8日,“4、23”案已过去二周,廖局长再一次召开专案组全体成员会议。会上强调:今年是奥运年,我国将于8月8日在首都北京举办举世瞩目的29届奥运会。“4、23”与“3、24”并案后,已经引起公安部的高度重视。拥有枪支的凶手邹克华,被视为高危人员。已在全国发布B级通缉令,悬赏5万元通缉杀人犯邹克华。并责成湖南和广东两省公安厅,务必在奥运开幕前将这个身负两命,手持枪支的嫌犯缉拿归案。
    在座的每位干警身感责任重大。他们决定兵分四路,黄虎、王彪、陈龙、李鹰各带一名干警远赴广西、四川、重庆、吉首等地万里追凶,不错过一线生机。
    按名索骥,炎何容易?四组人马千里迢迢东寻西问找到邹克华前女友家,几乎见不到本人,只问得一个新电话和新地址。通缉的事又不好打电话问讯,只得按照新地址又开始另一个万里长征。好不容易找到对方,都称分手后再没联系他。这样全国撒网,收效甚微。
    六月一日,黄虎从吉首回到桃坪。正好赶上读六年级的儿子的获奖典礼。看见儿子快乐的样子,黄虎心里很不是个滋味。因为他又欠两个老部下一个儿童节。王彪的儿子和李鹰的女儿也眼巴巴地盼望自己的爸爸,等来的却又是失望。黄虎回到家里,将邹克华的照片贴于床头、洗漱镜前,日夜揣摩他,苦思冥想抓捕策略。
    4、步入深渊
    话说邹克华,有一身蛮力,学过武术,为人狡猾,但心胸狭隘,报复心强。他在广东番禺的精密模具厂工作九年。开始三年,工作非常卖力,颇得赖老板信任,升他做模房主管。升官以后,完全变了样,在老板面前阳奉阴违,背地里在车间拉帮结派。为了掣肘他,赖老板请来自己的堂弟赖经天做总经理,直接管理邹克华。赖总上任后,念在邹克华工龄较长的份上,经常给他几分面子。没想到邹克华变本加厉,还以为赖总怕他,经常不听指挥,因此两人的矛盾越来越深。
    邹克华还有一个致命弱点,就是嗜色如命。只要是女人,不论美丑,来者不拒。碰到漂亮女人,更是用尽手段,哪怕倾家荡产,也要弄到手。打了十几年工,老婆带着俩女儿在娘家过着紧巴巴地日子。他倒活得潇洒自在,到处留下艳迹。常在河边走,怎能不湿鞋?由于经常嫖妓,终于中标,去医院检测,HIV检测呈阳性,不知不觉染上爱滋病。

    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偏遇打头风。那天去医院检查,邹克华竟没请假,而是委托老乡代打工卡。恰巧被赖总逮个正着。赖总当即调出监控,发现邹克华在一月之内竟有三次请人打卡。顿时火冒三丈,当即开除二人,要他们立马结算工资走人。
    邹克华心想自己是公司元老,因此斗胆问赖总:“赖总,我在公司干了九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能不能再给一次机会。”
    赖总不吃他那一套,当面叱他:“一月之内,三次别人代你打卡,以前还不知道有没有发生类似情况,一次倒情有可原,屡犯三次,你把工厂当成什么啦?”遂坚决开除他。
    邹克华心有不甘,大声道:“你要炒我鱿鱼也可以,你得按劳动法补偿我工资。”
    赖总冷笑一声:“只有你懂劳动法,你严重违反厂规。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样,想走人就违规,还乐得有钱赔。”
    “你不赔钱,我就去劳动局告你。”
    “任你马儿跑,我等着你去劳动局告,奉陪到底!”
    “赖经天,你牛!咱俩骑着驴子看唱本——等着瞧!”邹克华指着赖总的鼻子,出来猛甩办公室门,怒气冲冲地走了。
    邹克华回到出租屋,揣着3000元来到郊外一家废弃汽车回收厂。他接过枪贩递过来的一把法国制式手枪和一打子弹。当即装上一颗,瞄准三十米开外的一辆破车扶手,扣动扳机。“砰”的一声,扶手被击得粉碎,子弹嵌进背后的铁皮内。他吹了吹枪口的硝烟,对手枪非常满意,收藏好手枪,尔后回家过年。
    过完元宵节,邹克华窜回广州番禺,伺机报复。经过多次踩点,3月23日晚,他戴着旅行帽、墨镜和口罩,潜伏在赖总经常停车的地下停车场。当赖总准备发动机车时,他突然窜出,二话没说,对准其头部就是一枪,然后迅速按计划撤离。他首先不往家里跑,而是跑到邻市怀化市洪江县安化镇。逃亡不到一月,身上钱财罄尽,估摸风声已过,想回家一趟。
    4月22日傍晚,邹克华在安化镇租一辆摩托车,驱车三百来里,行至铜锣镇。下车支付租钱时,身上仅有六十元。出租车司机嫌少,缠住他不放。邹克华想到自己有命案在身,如果争执引来警察可就麻烦。顿时怒从心上起,恶向胆边生。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对着司机头部就是一枪。杀人后趁着车灯光拾起弹壳,把摩托车停在隐蔽处,尔后扛起尸体上了铜锣山顶。从死者身上搜走钱包和手机,关了机,然后把尸体扔进岩洞,毁尸灭迹。他脱掉沾满血迹的污衣,藏在深林丛中,不敢直接回家。猛然记起有个叫张菜花的相好在武冈县瓦家铺开发廊,离这只有六十里,那地方东临桃坪,西靠绥宁,南接洞口,北近武冈,且与邻市怀化不远,是一个“四不管”所在。因此骑上摩托匆匆赶往那儿。
    那张菜花年轻时在广州做妓女,年老色衰后回老家开了家发廊,暗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。世间最无情的莫过于鸨母。见旧相识来了,起初很热情,榨干油水后,就开始冷言厉色。邹克华不敢声辩,独自在旁边租了间民房,每天躲在房里,竭尽心思搞钱。他做梦也没想到,藏在岩洞的尸体那么快就被发现,警方那么快就破了案。现在外面到处是抓他的通告,他茫茫如丧家之犬,急急如漏网之鱼,逃命都嫌腿短,哪里能挣钱。
    5、一波三折
    邹克华风光时,钱财左手进,右手出,大把钞票花在女人身上,经常寅吃卯粮,没落下几个钱。现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,他又不敢和亲戚联系,直逼得他走投无路。8月25日,他窜至怀化,想找一个老乡借点钱,没碰到人。当晚他睡在桥洞内,口袋里仅剩下一枚硬币。他攥着硬币在水泥地板上转圈,突然他异想天开,第二天径直来到怀化市邮政局,给精密公司寄了一封信。
    桃坪警方一直在追捕邹克华,奥运会前夕,没少挨批评。然而邹犯形如鬼魅,自从4月23日作案以后,如金针堕海,银瓶坠井,全没些影响。正当桃坪警方一筹未展之际,番禺警方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。
    8月26日,疲于奔命,宛如惊弓之鸟的邹克华因没有经济来源,陷入窘境。他在怀化市邮政局给精密公司寄去一封勒索信,提供一个农业银行卡号,要求打入3000元,否则就要炸掉公司。
    廖局长立即召集“4、23”专案组全体成员,积极部署,要求精密公司给邹犯提供的帐号打入3000元。王彪即刻来到县农业银行,经查询,该卡是三年前在桃坪支行开的户。因此特意嘱咐银行工作人员,二十四小时监控此卡,一有异动,立即通知警方。
    精密公司按照警方要求,当即打了3000元过去,警方严阵以待,半个月很快过去,不见半点动静。9月13日凌晨4点,邹克华在绥宁一家农业银行ATM机上取走2900元现金。二小时后,当王彪和陈龙赶到现场时,邹犯已逃之夭夭。调出银行监控查看,取款者刻意把帽檐压得很低,戴着墨镜。王彪一眼认出那人就是邹克华本人。王彪和陈龙赶紧来到绥宁县公安局,调取公路路口监控查看,只见邹犯乘一辆往武冈方向的客车,离开了绥宁。于是截下客车牌照,发给黄虎。黄虎和李鹰接到电话后,立即驱车来到武冈车站,该车已返回绥宁,两人加速去追,追到时,该客车已到绥宁境内啰!询问售票员,也不记得该乘客何时何地下了车。四人都扑了个空,几乎同时赶回局里。
    四人集中到刑侦队开了一个短会。黄虎站在宝庆市地图前,用红笔在桃坪、武冈、洞口、绥宁四个县城下画一横。然后在中央用红笔画了一个圆圈。邹克华可能躲在这个圆圈内,就在这一带活动,现在大家密切监视这块地方,静观其变,守株待兔。
    且说邹克华于9月13日凌晨取了2900元,见平安无事,心存侥幸。赶紧跑到张翠花那温存了几日。张翠花见他有钱,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。不到一个月,近三千元挥霍一空。10月10日凌晨他来到洞口县石江镇农业银行,取走卡中剩下的一百元。
  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真是防不胜防。王彪与陈龙闻讯驱车来到石江镇农业银行,依然扑了个空。见外面泊了几辆出租车。陈龙拿着邹犯的照片去询问,有一名司机说:“这人已乘朋友的车往桃坪。”王彪赶紧要司机用对讲机呼叫朋友。对方说乘客已经在桃坪总站下了车。王彪听后即刻打电话给黄虎。黄虎听后一边向廖局长报告情况,请求廖局长安排武警封锁各路口;一边和李鹰驱车来到总站。总站车流如织,人流如梭,早没邹犯的影子。
    出乎意料地是邹克华在10点左右用公用电话打给精密公司,威胁公司再寄3000元到卡上,否则要炸掉工厂。
    这还了得,罪犯猖獗到如此地步,简直不把公安人员放在眼里,在警察眼皮底下胡作非为。廖局长气得一巴掌拍下去,办公桌上的玻璃被震得粉碎。他打电话给邮电局,查到电话是大桥附近的公用电话亭打出的。于是亲自带队直赴大桥,对大桥周围实行地毯式搜查。另派王彪和李鹰等前往邹克华家中和几个至亲家搜查。各路人马迅速到位,天很快暗了下来。邹克华似乎牵着警方的鼻子,神出鬼没,再一次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    6、自投罗网
    凌晨一点,除部分武警在各路口执勤外,在局里的干警全部集中到大会议室,整个会堂灯火通明。廖局长亲自主持会议。他指出:今天邹克华钻了我们的空子又一次侥幸逃脱。从他疯狂的行为可以肯定他已经穷途末路,在这个关键时刻,希望全体干警提高警惕,打起十二分精神,以防他狗急跳墙。最后轮到黄虎具体部署。黄虎拉直指示杆,来到宝庆市地图前。用红色磁铁块贴在桃坪、武冈、绥宁、洞口四县城下面。
    “各位同仁,经过我们专案组周密分析,邹克华每次取款都在不同县城,前两次分别在绥宁、洞口,下次应该在武冈。所以这次要求广东精密公司不打钱给邹犯,邹犯照样会去银行查询。如果发现没有钱,很有可能返回桃坪求助。而且该犯胆子大的出奇,以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所有他今天出现在人口稠密的大桥。那么我们工作的重点是监视武冈县辖内的农业银行各网点,具体由王彪和陈龙两人负责。我和李鹰守在县城,随机应变。必要时还得利用狙击手。从现在开始,大家都穿好防弹服,改乘民用车辆,着便装,以免被邹犯察觉。”
    第二天,王彪和李鹰刚迷糊一会儿,天就亮了。二人带了16名民警前往武冈,监视那里的九个农业银行网点。每两人负责一个网点,24小时轮流监视,吃睡都在车上。大家睁眼守了四天,毫无动静。虽然很疲惫,却不敢丝毫疏忽。
    10月15日凌晨5点,武冈农业银行中心支行的ATM机前出现一位可疑中年男子,头戴旅行帽,戴着黑色墨镜。监视的民警第一时间通知王队和陈队。王彪和陈龙立即前往支援,同时通知其他队员前往接应。到达后抓住那人,仔细对照,发现抓错人。王彪一拍后脑勺,失声道:“陈龙,糟了,我们中了邹犯的调虎离山之计。”两人赶紧指挥各队员回原看守地方待命。返回途中,接到电话,说邹犯已经在武冈农业银行瓦家铺镇支行查询余额。两人赶到时,邹犯又杳如黄鹤。气得陈龙猛捶大腿。王彪见旁边泊了一辆出租车,走近去,递了一根蓝嘴芙蓉王给司机,焦急地问:
    “司机大哥,我是桃坪刑侦队的警察,你刚才看见有人在这ATM机上取款吗?”
    “好像看到个男子进去过。”
    王彪掏出邹克华的照片,递给司机。
    “像不像这个人。”
    “从侧面看有点像。”
    “那你记得他从那个方向走啦!”
    “好像搭乘一辆出租车,往桃坪方向去了。”
    “你有没有看清楚那辆车的牌号吗?”
    “没看清,只知道是辆灰色轿车。”
    王彪马上拨通黄虎的电话,简要地报告了情况,随即与陈龙一起往桃坪赶。黄虎放下电话,与李鹰乘一辆民用车前往瓦家铺方向。一路上黄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,仔细观察迎面驳身的出租车。行至桃坪九中附近,一辆擦身而过的灰色出租车引起黄虎的高度注意。他凭直觉判断出租车副驾驶上一戴墨镜男子就是邹克华。立即要李鹰掉头跟踪,刚掉完头,王彪和陈龙的车也直驱过来。两车不紧不慢跟在小车后面。
    邹克华在神龙宾馆下了车,下车后东张西望一番。右手紧紧插在裤袋里,裤袋鼓鼓的。黄虎等屏住呼吸,在三十米外停了车,寻机慢慢靠近。
    神龙宾馆乃桃坪县城繁华中心所在,人山人海。邹克华见四周无公安人员,大摇大摆走进一家士多店,左手握着话筒,右手拨号码,正在打电话。此乃千载难逢的机会!四大名捕互递了个眼色。陈龙撒开飞毛腿,一个箭步冲上去,双手紧紧摁住邹克华的右手。王彪拍马赶到,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攥住邹犯的左臂。邹犯费劲全身力气,使劲躬身想挣脱。黄虎已近前,一招锁喉,邹犯顿时蔫了。李鹰走过来,给他戴上锃亮的手铐。并从他裤袋里搜出一把已上膛的军用手枪。卸下弹夹,里面还剩九发子弹。
    邹克华束手就擒,嘴里一直不停地叫嚣:“今天算你们走运,乘我打电话抓住了我,要不我枪里有九发合金弹头,可以击穿你们的防弹衣。只要可疑人靠近,我都会开枪,至少要打死一、二人垫背。”
    黄虎当即给他加了副脚镣。四人像拎鸡仔一样把他扔进车里,带回警局。
   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二年后年邹克华被判处死刑,立即执行,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失踪的子弹
本文地址:/gsh/zttl/49209.html
上一篇:猎物追踪    下一篇:杀人的肥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