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95995555九五至尊|今天是:95995555九五至尊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95995555九五至尊鬼故事
95995555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

当前位置:95995555九五至尊 > 故事会 > 民间故事 >

情人对

来源:95995555九五至尊(www.longfachem.com) 作者:陌上陌桑 发表时间:2017-08-19

    引子
    “二夫人,自古以来,这种事只将女的沉塘,绝无男女两人共同沉塘之理!有违祖宗礼法之事,老夫断不敢为!”
    “什么祖宗礼法?祖宗礼法就是让这小子逍遥法外吗?”
    “这倒不会,我们可以对他实施石刑、火刑,甚至可以交给官府处理,但绝不能沉塘!”
    “不行,必须沉塘!”
    说话的是县城尹员外的二夫人和族长尹老神仙。他们的面前,是已经装在猪笼里的一对青年男女和一片深不见底的水塘。
    究竟这对青年男女命运如何?他们又是什么来历?这件事又是因何而起?尹员外的二夫人为何非要将他们置于死地……
    诸多原因,我们还得从头说起——
    书呆子
    “阿虹,外面怎么那么吵,去看看怎么回事?”
    这天中午,尹晓婵正在闺房内品玩一把折扇,突听外面一阵嘈杂声传来,她秀眉一蹙,忙吩咐贴身丫鬟前去查看。
    不一会儿,阿虹便回来了,说是府门口有一个男人正在拿白纸临摹门上的那副大红对联,被管家发现了,正带着下人驱赶!
    尹晓婵一听,原来是这么回事,也就没放在心上,继续品玩着手中的那把折扇。她父亲是县城最有声望的员外爷,她是员外爷最疼爱的千金大小姐,这等小事自然不会引起她的兴趣。
    她年方十八岁,若在寻常百姓家,早就许配人家了,可她是尹府大小姐,自小琴棋书画无所不精,这样一来,寻常男子她就很难看得上。但在这小小的偏远县城之中,若真要找出一个“貌若潘安,才比曹植”的才子,又实在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。所以她这个“佳人”就只好这么一直耽搁着,虽然表面并不着急,但常年处在这深闺大院之中,夜深人静时,也不免心生涟漪。
    所以尹晓婵特别喜欢那把折扇。折扇的扇面上画着一幅图,图中一男一女正在把玩儿一块玉石,女的艳若桃花,男的风流倜傥,正是宋代著名词人李清照和她的丈夫赵明诚。尹晓婵很羡慕李清照,羡慕她有一个能懂自己、欣赏自己的好夫婿。多少次她都想: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“凄凄惨惨威戚”的孤独日子,迎来真正属于自己的如意夫君?
    “小姐,不好了,管家正在门口打人昵,打得可凶了!”
    晚上,尹晓婵刚要就寝的时候,阿虹慌慌张张地跑来报信。
    “打人?打什么人?别慌张,慢慢讲!”
    尹晓婵赶紧从床上起来。她知道这个管家的脾气,而爹爹又常年不理家事,生怕惹出什么祸端。
    “就是中午那个男人,他又来临摹门口的那副对联,正巧被管家发现了!管家说他拿着白纸带来了晦气,正和下人狠狠地打他呢!”
    阿虹面露惧色,可见管家已经把那男子打得不轻。
    “奇怪,他为何屡次三番来临摹那副对联?你说说看,他是怎样的一个男人?”
    尹晓婵燃起一支檀香,闺房内立刻环绕起一阵沁鼻的香气。
    “看起来像一个读书人,长得还可以!不过却呆傻的不得了,就是一个十足的书呆子,书呆子!”
    阿虹连说了两个“书呆子”,尹晓婵感觉有些好笑: “哦?那你说说,是怎么个呆法?”
    “管家他们打他、赶他走,他却死也不肯。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副对联,嘴里喊着‘让我临摹,让我临摹!’你说这是不是书呆子?一副对联有什么好,不能吃不能穿的!”
    尹晓婵听到这里,心里一动。她刚开始并未将这事放在心上,心想可能是一个纨绔子弟在门口故意附庸风雅,此时听阿虹描述的具体情景,心中才觉有些纳闷儿:他一直拼死临摹那副对联,难道是……?
    想到这里,她芳心一阵乱跳。
    “那对联已经贴了近一年,一直没有人……难道今天真的被他……”
    她不再往下想,连忙穿戴整齐,带着阿虹一起朝大门口走去。
    “我让你带来晦气,看你还敢不敢!”
    还没到门口,就听到了管家凶狠的叫嚷声。她加快脚步来到门后,从门缝儿偷偷往外看去:只见一个男子,约有二十来岁的模样,已经被管家他们打倒在地,却始终倔强地抬头望着门上的对联,嘴里喊着: “让我临摹,让我临摹!”
    尹晓婵眉头一皱,转脸看了一眼阿虹,阿虹也在看着她,一副“我说的没错吧”的神态。
    “阿虹,你去告诉管家……”
    她冲阿虹耳语了几句,转身回了房间,阿虹则快速地往门外奔去。
    一探柴房
    过了近半个时辰,外面渐渐平静下来。尹晓婵知道吩咐的事阿虹已经办妥,心中不觉一阵安慰。
    她没有继续睡觉,有一件事她今晚必须去做。
    她第一眼看到那个男子,就知道他绝非无理取闹之辈。他长相俊朗,眉宇间透露着一股英气。在这个县城之中,绝对再找不出第二个!她揣度着他如此做的原因,心中一阵暗喜,但又害怕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,所以吩咐阿虹,以爹爹的名义,让管家将男子关押在了柴房里,等天亮之后再详加审讯!
    但她自己是不会等到天亮之后的,这种事她只能趁着夜深入静,自己偷偷地去验证。所以在阿虹回房休息之后,大院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的时候,她开始行动了。
    她拎着灯笼悄悄来到了柴房外面,刚要推门进去,却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微弱的喃喃自语声:
    “下联不该是那样的……”
    语声虽小,却也很清晰地传人了她的耳朵。她轻咬了一下嘴唇,推门走了进去。
    “啊……你是谁,要干什么?”
    男子以为又有人要来打他,挣扎着想站起来,却由于被绳索绑着没能成功。
    “公子别怕,我是……”
    尹晓婵行了个“万福”,刚要说出自己身份,转念一想,随即又改变了主意:“我是尹府的丫鬟,奉我家小姐之命来问你几个问题。”
    “啊!你家真有小姐?我就说嘛,老天保佑!”
    男子一听,突然发疯般说了一堆不伦不类的话。
    “你这人好没来由,什么叫我家真有小姐?这还有假的不成?”
    尹晓婵故意装着丫鬟的口气说着。
    “对不起,我失态了!快说,你家小姐要问我什么?”
    男子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,但还是难掩喜悦之色。
    “我家小姐让我问你,干嘛非要临摹门口的对联,挨打的滋味很过瘾吗?”
    尹晓婵感觉自己装得挺像,稚气未脱的她不禁暗暗佩服自己。
    “这个……你家小姐不知道吗?”
    “废话,我家小姐要知道的话还会让我来问你吗?”
    尹晓婵其实已经听出了一些端倪,但为了进一步验证,只好再次以丫鬟的口气问道。
    “这对联是你家小姐亲手写的,她当然会知道其中的含义!”
    “你——”
    尹晓婵很惊讶。
    男子说的没错,那副对联确实是她亲手写的。但因礼数问题,未出阁的女子是不能随便将自己写的东西示之于众的,她也是几番撒娇之下,才说服爹爹的。所以这个秘密,只有她和爹爹知道!而这个男人竟然一口说出,就不得不令她感到震惊了,但她并未露出声色,眼珠一转,立即想到了一个绝好的理由,说道: “我家小姐……她当然知道其中的含义,只是你知不知道还不一定呢,所以让我来问问你!”

    果不其然,男子一听之下,立即应和道: “对对对!看我这脑子,一定是你家小姐担心我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孟浪之辈,这才派你来一探究竟的。能写得这一手好字,并敢于在门口贴出这副对联的女子,一定非寻常俗女可比!我在这里一再相问,反倒显得俗气了。我衣袖中有张纸条,烦劳你掏出来转呈你家小姐,她看完自会明白!”
    他一脸的期待之色。
    尹晓婵伸出玉手,紧张地从他衣袖中掏出一张纸条,又慌乱地替他解开绳索,提着灯笼匆匆离开了。男子有些奇怪:这丫鬟来时那么镇定,怎么走时如此慌张?
    尹晓婵能不慌张吗,她隐藏许久的少女心事,竟被这个陌生男子一语道破了!
    二探柴房
    原来,正应了那句“自古才女总多情”的老话,她总幻想能找到一位才貌双全的多情郎,陪自己一起花前月下、吟诗作对。过年时,她看到父亲在书房题写对联,一时突发奇想,百般耍赖之下,终于如愿以偿,自己写了一副对联贴在了大门上。尹员外一看写得还算工整,内容也算吉庆,也就没再干涉。其实他不知道,自己的宝贝女儿看似随意写的这副对联,其实是有她的深意的!
    她写的上联是:
    天垂山边走进山边天还远;
    下联是:
    福临家园荫蔽家园福又深
    横批:
    翘首盼春
    对联看似普通,却有着和字面意思完全不一样的内涵。这其实是一幅“情人对”,有一个特别动人的故事,但除非特别饱学之士,一般之人绝不会知道;即使知道,若非内心情感特别细腻,也不会了解她写这副对联的心思。
    她加了一条横批,又将下联做了改动,为的就是等待自己的那个“他”写出真正的下联,和她一起完成她整个人生的“情人对”!
    一年来,她一直在等待那个人的出现,却一直无人问津。
    “难道这张纸条会将一切都带给我吗?”
    她一路忐忑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将纸条展开一看,心中立即有十几头小鹿猛然乱撞起来。她站在那里,一会儿愁容满面,一会儿喜上眉梢,散发着无限的少女娇羞。最后,下定决心似的再次提着灯笼往柴房走去!
    “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!”
    刚进入柴房,那个男子就微笑地冲她说道。
    “你怎么不逃走?”
    “你知道我不会逃走!”
    男子看着他,眼神深邃,让她不敢直视。
    “我家小姐让我问你……”
    “你不用问了,我把什么都告诉你,我知道她要问什么。”
    男子打断了她,望向她的眼神异常闪亮。
    “我是偶然看到这副对联的。对联的字体虽极力模仿男性的刚劲恢弘,但女性特有的阴柔俊秀,还是在笔画中显现了出来。所以我断定:这副对联一定出于一位佳人之手!这也是我当时为什么惊呼‘你家真有小姐’的原因。
    ”对联上联是‘天垂山边走进山边天还远’,下联实际上是我在纸条上写的‘月出水面拨开水面月又深’。这原是古人的一副‘情人对’,说是一位天姿绰约的少女吟出上联,一位多才多情的少年对出了下联,二人也因此终成连理!
    “我也是在一本民间野史上看到的,想必你家小姐也是博览群书,否则也不会知晓这段偏僻的典故!她将真正的下联隐藏,分明就是和那位少女一样,期待有情郎能对出真正的下联。”
    说着,男子往前靠近了一步,盯着她的双眼再也不肯移开半寸。
    “那横批呢?典故里是没有横批的。”
    尹晓婵慌忙后退了一步。
    “你家小姐加了横批‘翘首盼春’,只不过是为了迷惑那些凡夫俗子罢了,我想她真正的意思应该是‘翘首盼君’吧!而今我来了,但请问小姐,我有资格做你生命中的那个‘君’吗?”
    男子突然话锋一转,直接称呼她为“小姐”,让她仓促间不知如何应对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呢?我是我家小姐的丫鬟……”
    “你不要隐瞒了,我早知道你就是小姐本人!你乔装丫鬟,只是为了方便向我问话!”
    “你……是怎么知道的?”
    尹晓婵一下被他说穿心事,有些尴尬。
    “你第一次进来时,还没开口先做了个‘万福’,有哪个丫鬟奉命审问一个被捉到的人时会行‘万福’?你来时镇定走时却很惊慌,我的话又怎会在一个丫鬟心里产生那么大的波动?你敢于悬联招亲,必非凡女可比,又怎会派一个丫鬟来细问缘由?我拼命临摹对联,就是要时时看到你写的字,因为我根本没奢望能看到你,眼下看到了你,我又怎会再错过呢!”
    男子说着,眼中的情义似乎要喷射出来一般!
    尹晓婵内心起伏不定,她虽梦想也能像古人一样遇到一段奇情佳话,但更多时候,也只是将这种想法当做一种聊以自慰的幻想。眼下上天真的给自己送来了这样一个男子,仅凭一副对联就猜到了自己所有的心思。而且今晚两次接触,自己的所有想法竟也全被他看在眼里,这不就是自己时时刻刻想找的知己吗?这不就是可以读懂自己的“赵明诚”吗?但这个知己来得太快,快得让她没有一丝准备!
    “明天我父亲会审问你,你想好怎么说;我二娘可能会阻拦,你想好怎么应对!”
    抛下这句话,她逃也似的回到了闺房之中,却是一夜未眠。
    男子从她的话里知道了她的心意,也是激动得一夜未眠。
    审问
    第二天一大早,管家就和下人一起将男子押到了尹员外的茶房,二夫人和尹晓婵也都到了。尹晓婵偷偷看了男子一眼,心中甜蜜又不安。
    “你就是昨日在门口捣乱之人,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 尹员外沉声问道。

    “晚生姓陈名乾,乃城南陈家庄人氏。”
    “既不是县城人氏,又为何大老远地跑到我府门口捣乱?”
    尹员外看男子谈吐文雅,不像无礼之辈,语气稍转缓和。
    “不是捣乱!”
    男子说着,看了一眼尹晓婵。尹晓婵知道到了关键时刻,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,一双美目也紧紧地盯着他。
    “不是捣乱那又是什么?”
    尹员外老谋深算,一看女儿和男子的神态,心中已明白了七八分,但却不露声色。
    “是寻亲!”
    男子突然说出了这三个字,却是尹员外和尹晓婵始料未及的。尹晓婵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,一时六神无主,惊惶地跑到屏风后面躲了起来。
    接着,男子将自己如何发现对联中的蹊跷,以及屡次三番地来临摹的原因全讲了出来,只是隐去了小姐二探柴房的事情,他必须顾及小姐的名声。躲在屏风后的尹晓婵了解他的心意,暗暗感激j
    尹员外捋着胡须,并未着急开口。
    他做为一方员外,外人看来风光无限,实则家里却是暗流涌动。他一生共娶了四房夫人,大夫人知书达理,却福浅命薄,生出尹晓婵不久就去世了。剩下的三夫人四夫人也相继得怪病离他而去。惟独一个二夫人,仗着独霸内室的身份,整天地颐指气使、吆五喝六。尹员外学士出身,不想和妇人一般见识,索性只顾在内院读书,把整个家事都交给了她和管家打理。这也使得她越发嚣张,大有凌驾于尹员外之上的架势。
    但尹员外似乎并不理会这些,在他心里,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宝贝女儿尹晓婵。女儿从小无母,却是聪明好学。近年来女儿时常独自一人躲在深闺中叹息,他自然懂得女儿的心思。他家财万贯,并不求将来的女婿有多么深厚的家底,只求他能诗善文,体贴女儿,二人情投意合,相濡以沫即可!
    眼下这个自称陈乾的男子,长相俊朗、谈吐不凡,又不落俗套、敢恨敢爱,不就是上天赐给自己的乘龙快婿吗?而且看女儿的神态,一颗芳心也已钟情与他,不由深感宽慰!
    但他知道二夫人肯定会横加干涉,故意先不说话。果然,二夫人开始发作了,只见她“哐”地一拍桌子,指着男子呵斥道:
    “哪里来的穷小子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?管家,给我打出去!”
    “慢!”
    管家撸起袖子就要上,被尹员外轻轻喝住了。他看了看二夫人,又看了看女儿,转头意味深长地对男子说:
    “你既有这心思,尹某也不是嫌贫爱富之人。看你也是一位读书人,你即刻回家苦读,有朝一日功名在身,尹某或可考虑你所求之事!”
    男子聪明绝顶,一看二夫人的架势,再看尹员外的神态,知道其中必有深意,磕了一个响头,也不向尹晓婵道别,转身离开了尹府。
    “老爷,你真要等那小子考取功名后将蝉儿许配给他?”
    二夫人依旧不肯罢休。
    “夫人你多虑了,他穷小子一个能考取什么功名,我只不过是想打发他走罢了!”
    尹员外说完,踱步回了后院,暗中却派自己的心腹阿华从后门出了尹府。
    当夜三更,两个黑影悄悄地潜入尹府大院,径直来到了尹员外房间,却是尹员外白天派出的阿华和那个叫陈乾的男子。尹员外和陈乾耳语了一番,阿华又悄悄将陈乾送出了府外。
    机关算尽
    第二天夜里,又是三更天的时候,又一个黑影悄悄潜入了尹府,这次去的却是尹晓婵的房间。
    来人正是陈乾,尹晓婵乍见心上人,激动莫名,二人携手诉衷肠。只是他们都没料到,此时有一双如鹰隼般的眼睛,正在黑暗中紧紧盯着他们!
    一个时辰之后,陈乾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,临走之时二人约定,明晚三更再来相见。
    第三天,尹晓婵一整天都神情恍惚,总感觉时间过得太慢。她不停地抬头看太阳,终于等到了太阳落山,终于熬到了三更,但令她失落万分的是—一陈乾竟然爽约了!
    一直等到五更,心情低落的她才慢慢睡去。
    也不知睡了多久,突然被一阵叫嚷声吵醒。仔细一听,好像是二娘在不停地喊着什么“家风败坏了、不得了了”之类的话。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喊了几声阿虹,也没人答应,只好穿好衣服,自己走出去。
    声音像是从阿虹房间的方向传来的,她担心阿虹出事,加快了脚步。
    “蝉儿,你怎么来了?阿华,快送小姐回房间!”
    “老爷您先别忙,这种事瞒着蝉儿不等于害她吗?还是让她亲眼看看吧!”
    刚来到阿虹门前,她就看到了父亲和二夫人。二夫人说着话,一脸的得意。尹晓婵担心阿虹出事,不顾父亲阻拦,一下闯进了屋里。
    “啊!”
    才跨进房门,眼前的一幕就差点使她晕了过去。
    没错,房间内陈乾正和阿虹睡在一起!虽然外面乱成了一锅粥,但二人兀自睡得特别沉!
    “这……这怎么会?不会的,不……”
    尹晓婵终于支持不住,眼皮一翻晕倒在地……
    等她再次醒来时,下人告诉她,阿虹和陈公子已经被二夫人和管家装进了猪笼,眼下可能已经沉到城西“贞洁塘”了!
    城西“贞洁塘”边,此时正发生着我们开头提到的那一幕:
    “那好吧,那就一起沉塘吧。祖先保佑!沉塘,起!”
    尹老神仙没能争过二夫人,命众人将两人抬起,慢慢朝塘边走去。只听“嘭嘭”两声之后,一切又归于沉寂。
    二夫人看也没看池塘一眼,带着管家满意地离开了。
    “这下有那小婢子伤心的了!”
    回到尹府门口,二夫人想象着尹晓婵伤心的模样,和管家—起幸灾乐祸地进了府门。
    “哎呀!你们……”
    一进门,没看到伤心欲绝的尹晓婵,却看到尹员外和本县县令威严地坐在院落当中,面前两排捕快都拿着杀威棒,一脸的凶相!她和管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毕竟做贼心虚,一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 “还不从实招来吗?”
    县令猛然喝道。
    二人虽心中有鬼,但自恃并无把柄在他人手中,所以一味抵赖。
    尹员外冷笑一声,向他们说了一席话。就是这一席话,使得二人像霜打的茄子一般,再也嚣张不起来了。
    原来,尹员外多年前就已发现这个二夫人心术不正,其他三位太太相继离奇死亡,他早就怀疑是她做了手脚。但苦于一直没有证据。
    他隐居后院读书,看似淡泊家事,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。果然,他发现了她和管家的苟且之事,也知道了她和管家想取自己而代之的野心。但他并未声张,时机未到,他必须先给女儿找个可靠的归宿,这样他才可以没有后顾之忧,放心地和他们斗上一斗。
    所幸上天护佑,将陈乾这个年轻人送到了自己身边。他一生阅人无数,一看即已断定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。但他知道二夫人肯定会反对,所以借用了古人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”的谋略,由阿华牵线,当晚和陈乾订下一条计策。
    后来陈乾密会尹晓婵,以及被管家发现,都是计划中的事。他料定管家和二夫人必会定下毒计谋害陈乾,这样一来,他就可以将计就计,一举揭开她和管家的真实面目。
    “你好阴险!”
    尹员外说完,二夫人瘫软在地。
    “不是员外阴险,而是你太狠毒!”
    尹员外没有开口,门外一人却接了她的话。她心里一凉,转头—看,却是尹老神仙。
    尹老神仙迈步进来,向县令微一施礼,低头冲二夫人说道: “若非你如此狠毒,坚持要将二人一起沉塘,我还真不知道怎样让陈公子脱身呢;若非你们做贼心虚担心沉塘冤魂会记住你,一直背对着池塘,我还真不知道怎样在你们眼皮底下将两块大石头扔进塘里呢!”
    尹老神仙说完,二夫人和管家都心里一震: “你说什么,他们没有死?”
    “我们当然没死!”
    话音未落,尹晓婵和陈乾牵着手,后面跟着满面笑容的阿虹,一起出现在门口。
    “若不是我要故意中你们的奸计,你那小小的棍子能将我打晕吗?若不是我想让你们自以为得计,我能故意昏倒,乖乖让你们把我送到阿虹的房里吗?”
    听到他们的话,二夫人和管家彻底泄了气。
    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害了尔等性命!来人,将这对谋人性命的犯人带回县衙!”
    “慢着!大人,我们族里的规矩,二人暗行不伦之事,理应在族人面前沉塘!”
    尹老神仙出言阻止了上来动手的捕快,望着尹员外征求意见。尹员外未置可否,转头冲女儿和未来的女婿问道:
    “你们说呢?”
    尹晓婵和陈公子相对而立,一起扭头看着那副鲜艳的“情人对”,并未理会父亲大人的问话……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情人对
本文地址:/gsh/minjian/49194.html
上一篇:贪官一人退千军    下一篇:生死一线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