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95995555九五至尊|今天是:95995555九五至尊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95995555九五至尊鬼故事
95995555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

当前位置:95995555九五至尊 > 短篇鬼故事 >

树中灵

来源:95995555九五至尊鬼故事(www.longfachem.com) 作者:无息 发表时间:2017-10-25

    伐枝
    吃过晚饭,文洁和徐蕊在外面溜达。文洁发现一旁原本茂密的大树都被锯得光秃秃的,说:“哎,这些树怎么被被锯得光秃秃的?”
    徐蕊笑了一声,说:“那么你知道为什么树枝锯断的地方要刷上一层涂料吗?”
    文洁抬起头,果然看到在每个被锯断的地方都刷了一层鲜红的颜料。他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既然都已经把树枝给锯断了,还涂上这么鲜艳的颜色,确实奇怪。
    “万物皆有灵,这么做是为了遮盖树木被砍断枝干后流出的血。”
    树也会流血?文洁被吓了一跳。徐蕊继续说:“人断肢会留下一辈子的创伤,树同样如此。当你独自一人的时候,静静地听风吹树叶的声音,说不定能听到夹杂在其中的哭声。”
    一阵微风吹过,树叶“哗哗”作响,好似在回应徐蕊的话。文洁看着那层鲜红的颜料,不由地感到有些瘆人,连忙后退了几步。
    徐蕊看到文洁如此紧张,忍不住笑了起来: “ 我骗你的。树怎么会跟人一样呢,是不是被我吓到了?”
    发现是徐蕊使坏,文洁生气地打了她一下。两个人嬉闹了一会儿,徐蕊的手机响了起来。她接通后“嗯”了几声,便对文洁说:“我现在有事,要先去学生会一趟,你自己回去吧。”
    目送徐蕊远去,文洁将自己衣服拉紧,看着路边的一棵棵大树往寝室走。忽然,文洁发现有一棵树上面的颜料要比其它的地方更加鲜艳。
    文洁停下来仔细地看了一会儿,顿时脸色变得煞白——这棵树好像真的在流血。正是因为不断渗出的鲜血,才会显得如此鲜艳。
    文洁有些害怕,顿时后退两步。就在这时,一阵阴风吹过,夹杂着一阵低沉的抽泣,好似一个女人在哭。
    与此同时,大树流血的地方钻出一条新枝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生长。长到一定长度后,这根“枝条”居然开始左右晃动,“枝头”四散而开。文洁顿时倒吸一口凉气:那哪是什么树枝,分明是一条伸出来的胳膊,张开的“枝头”就是手。
    随后,一个球状的黑影慢慢地挤了出来,那是一颗女人的头颅。头颅慢慢地转过来,血淋淋的脸上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文洁,阴森地笑了起来。
    “啊——”文洁转身就跑。
    文洁跑了一段距离后回过头,发现那个黑影从树上落了下来,趴在地上,好像在看着自己。
    阻拦
    跑到了人多的地方,文洁连忙掏出手机给徐蕊打电话。
    文洁哭着将刚刚看到的那一幕讲述给徐蕊听,徐蕊却不相信:“文洁,不会是我吓了你一次,你就编出来一个‘树中灵’的故事反过来吓我吧?”
    “没有,我真的看到了:一个血淋淋的女人从树中钻了出来!”文洁大声说。
    “好吧。文洁,你现在在哪儿?我马上过去找你。”徐蕊语气一变,说道。
    “我现在在……”文洁环顾四周,就在确定位置刚要开口之时,突然一个黑影窜到了她的身边。
    黑影冷冷地说:“如果我是你,就绝不会把位置告诉她。”
    文洁一惊,冷冷地看着眼前陌生的男子。
    男子趁文洁愣神的工夫,一把抢过文洁的手机挂断,随后将手机电池拔出扔掉。在文洁反应过来,气冲冲地想要夺回手机时,男子开口说:“你不觉得这一切发生得太过于巧合了吗?就是她告诉你这些后发生的一切。”
    “你什么意思?”文洁警惕地问。
    “我的意思就是,你的这个朋友要害你。如果我没有猜错,只要你报出你的地址,那么你的朋友肯定会直接带着‘ 树中灵' 过来找你。”
    “这不可能!”文洁大叫道。
    “没有什么不可能。我是你的学长,我叫黄浩。我知道那里发生的一切。”男子继续说,“你应该庆幸打电话的时候恰巧被我听到,否则你将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    文洁被黄浩三言两语说得慌了阵脚,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那你现在告诉我,’树中灵‘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    黄浩叹了一口气,说:“你觉得如果树中真有灵的话会是这个模样吗?其实准确地说,那是一个死去的人,简称为’鬼‘。”
    鬼?文洁想到那个鲜血淋淋的女人,决定听他说完。
    怨灵封树
    树是从土里面吸收养分成长的,当土中有尸体时,便会腐烂化为养分,和不愿离开的鬼魂一并被树吸收。因为一个个不愿离开的鬼魂藏在树中,当你走在这样的树林中时,就会感觉有眼睛在背后盯着你。
    鬼魂跟树形成一种共生的关系,当树木被砍伐受到威胁时,便会将里面的鬼魂放出来。而那些被放出来的鬼魂,便被称为“树中灵”。
    文洁眼圈又红了:“可、可是树不是我砍的。”
    黄浩接着说:“当人死后,尸体被埋在地下还没有腐烂、鬼魂没有离开时,树根便束缚住尸体,直接将其中的鬼魂吸入体内禁锢起来。这样的’树中灵‘因为不是按照自己心意做事,更是怨气十足,见人就杀。”
    黄浩的声音慢慢地低了下来,好像在想些什么。
    文洁忍不住问:“学长,你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多?”
    “因为,你看到的那个女鬼,很有可能就是我前几年被人杀害的女友贾静。”黄浩脸上露出一丝悲伤。
    几年前被人害死的女友?文洁的心跳了一下。
    “当我的女友消失后,我疯狂地寻找,却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。我只看到她消失前给我发的断断续续的信息,而信息的最后一句话是:’你知道为什么把大树的树枝砍断后要刷上一层颜料吗?是因为要遮挡树木留下来的血。‘”黄浩的目光深邃起来,“我怀疑,你的那个朋友就是杀害我女友的凶手。现在,她又盯上了你。”

    黄浩的话如同一记炸雷,震得文洁一阵天旋地转——自己的好朋友居然想害自己。
    “我怀疑就是她在暗中用树炼怨鬼,然后在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利用这些怨鬼做事,同时不断寻找下一个人炼制。”
    “那接下来该怎么办,要杀掉她吗?”文洁的思绪已经混乱了。
    黄浩诧异地看了文洁一眼,说:“我什么时候说要杀掉她了?她既然可以养怨鬼,说明她不是一个普通人。我们如果去找她麻烦肯定凶多吉少。我想做的事情,只是释放贾静的鬼魂,让它转生离世。”
    释放贾静的鬼魂,可是它的鬼魂不是被禁锢在树中了吗?
    黄浩很快回答出文洁心中的疑问:“我们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将那棵树摧毁,只有这样,才可以释放贾静的鬼魂,同时拯救你。”
    计划
    再次站在路口,看着路边一排排光秃秃的树,文洁有了一股阴森感,感觉那就像是一排棺材立在两旁。
    文洁深吸一口气,摸了摸口袋中的瓶子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    黄浩说道:“一会儿我们就按计划执行,我负责将贾静吸引走,你负责将火油倒在树上点燃。只要大树燃烧殆尽,那么我就可以渡走贾静的怨魂了。”
    文洁点了点头表示了解,便按照计划朝那棵树走去。果然,她看到不远处一个浑身鲜血的身影正匍匐在地上,围着那棵树转圈儿。
    随着文洁视线注视到它,那个血淋淋的女鬼也看向文洁。就这么被一双猩红的双目注视着,文洁顿时大脑一片空白,本来商量好的计划转瞬忘得一干二净。
    只见女鬼咧开嘴,伸出长长的舌头,如同蜥蜴般向文洁爬来。
    “快闪开!”黄浩用力推开文洁,与飞扑而来的女鬼滚在了一起。女鬼张开血盆大口,一口咬住黄浩的肩膀。黄浩顿时发出一声痛哼,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。
    黄浩奋力地将压在自己身上的女鬼推开,看着继续匍匐在地,舔着嘴角鲜血的女鬼,眼中闪过一丝悲痛。
    “贾静,你不记得我了吗?”黄浩对着女鬼大喊。女鬼没有丝毫停留,紧接着又扑向黄浩。
    文洁在一旁看得发呆,直到黄浩大喊:“你发什么呆,快去啊!”
    女鬼重新伏在地面,看着朝那棵树跑去的文洁,刚想去追,却被一颗石子击中了头。黄浩愤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:“来啊,我就在这儿,有本事就来吃掉我。”
    血淋淋的鬼脸一阵扭曲,发出一阵“咕咕”的声音,转身朝逃跑的黄浩追去。
    女鬼已经被调开,文洁飞快地向那棵树跑去。她来到那棵树旁,看着大树已经停止流血的伤口,将怀中的火油拿出倾倒在树干上,随后拿出一把火机将其点燃。
    看着火苗顺着火油飞快地蔓延,文洁在心里说道:你这阴邪之物,跟着火焰一块化为灰烬吧。
    一阵夜风吹过,渐渐被火焰吞噬的树叶“哗哗”作响,像极了人的啜泣。
    大树开始燃烧,冒出滚滚狼烟。没一会儿,一声声惊呼从四周传来:
    “快看,那里好像着火了。”
    “我的天,好像真的是。过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    ……
    文洁隐藏在一旁,看着嘈杂的人群越来越多,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最前方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    只见徐蕊手中握着一节树枝,张着嘴巴看着这一幕,苍白的脸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。
    惊变
    果然是她。制作怨鬼的树被自己摧毁,所以她才会显得如此模样。而她手中的树枝,怕就是能够召唤“树中灵”的器物。
    看着徐蕊这个反应,文洁心中有一种别样的快感。
    就在这时,徐蕊突然转过身,直视藏在人群中的文洁。
    四目相对,徐蕊张开嘴好似在说些什么,但是嘈杂的环境根本听不清楚。
    接着,文洁看到徐蕊拿着手中的树枝朝自己走来。
    难不成她要杀掉自己泄愤?文洁心跳加速,慢慢后退。见徐蕊被拥挤的人群阻拦,文洁转身就跑。
    按照黄浩逃跑的方向,文洁追了上去。按照计划黄浩应该将他女友渡走,但是计划前两个人没有想到的是,虽然可以除掉这个阴邪之物,但是这是治标不治本,还活着的徐蕊该怎么办?况且她已经找上了自己。
    在短暂的寻找后,文洁发现衣物上染着鲜血的黄浩正坐在湖边,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滚滚狼烟。

    “你女友已经渡走了吗?”文洁小声问。
    黄浩看向文洁,摇了摇头说:“没有,还差最后一步才可以。”
    看着黄浩冰冷的眼神,文洁突然有些害怕,还没有来得及后退就被黄浩一把抓住了胳膊。
    文洁被抓疼了,看着黄浩鲜血淋漓的肩膀:怎么会这样,他的肩膀不是被咬伤了么,为什么还有这么大的力气?
    “ 只要再用活人的血肉滋养一下, 它就可以永远留在我身边了。”黄浩狞笑着,身后的湖水开始荡起阵阵涟漪,一个人影从湖中爬了出来。
    是那个女鬼。女鬼趴在地上,森森地看着她,身体不断地长出烧焦的伤疤,然后又在湖水的滋润下消失,就好像那棵燃烧的树同样传染到它的身上一般。
    文洁惊恐地大喊,想要吸引别人的注意。
    “别喊了,就算你喊破喉咙都没有用,所有人都被你点燃的火光吸引了过去。”黄浩大笑起来,“真是谢谢你了,要不是你,我的女友怎么可以脱困!三年以来,我终于等到了现在,而且还正巧碰到你。只要它有了血肉的滋润,就可以拥有实体,只需要再过三年换一次肉身,就和常人无异了。”
    他从一开始就是在骗自己。文洁被一把推倒,女鬼顺势压在她的身上,张开血盆大口,猩红的舌头上都是锋利的倒刺,一口锋利的獠牙朝文洁咬下。
    转机
    文洁绝望地闭上眼,闻着那股腥臭的味道。但是令文洁没有想到的是,本以为身体被撕裂的剧痛却迟迟没有传过来。
    文洁悄悄地睁开眼,看到女鬼狰狞的五官瞪大到了极致,脸色十分痛苦。她抬起头一看,一节青绿的枝条正插在它身上,而枝条跟它连接的血肉,开始发出“呲呲”的声音,不停地消融。
    女鬼突然滚到地上,开始不断哀嚎。黄浩大吃一惊,连忙走过来想要看清发生了什么事。
    这时一阵气喘吁吁的声音从一旁传来:“文洁,你没事吧?”
    是徐蕊,文洁本来绝望的心又跳了起来,看着徐蕊就站在不远处,靠在一棵树后看着自己。
    黄浩将女鬼身后的枝条拽去,女鬼停止了痛苦的哀嚎。
    黄浩的脸变得无比扭曲,狞声道: “ 你就是徐蕊? 我本想放你一马, 结果你自己居然还敢跑回来。”
    徐蕊将文洁护在身后,冷哼一声:“那你来试试。”
    黄浩对着匍匐在地的女鬼一指,“杀掉她们。”
    女鬼飞快地朝两人逼近,文洁拉着徐蕊就想要跑,可是没有想到徐蕊依旧站在那里。就在女鬼飞扑而来的一瞬间,徐蕊突然拿出一节树枝,向女鬼扫去。
    这节其貌不扬的树枝仿佛是一把锋利的剑,女鬼被树枝扫到的身体顿时削去大片血肉,甚至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。看着女鬼在地上不停地哀嚎,黄浩脸色有些苍白,万万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个情况,声音都有些变了腔:“这、这节树枝……”
    话音未落,不停哀嚎的女鬼突然纵身扑到黄浩的身上,张开大嘴咬住他的脖颈,鲜血喷涌而出。
    女鬼疯狂地撕咬着黄浩,血淋淋的身体正一点点儿还原。
    徐蕊走上前举起树枝指向女鬼,女鬼顿时开始害怕,慢慢后退。就在文洁好奇为什么要阻止这个女鬼吃食这个骗子的血肉,看着死不瞑目的黄浩,徐蕊说:“你想趁现在吃掉他,借他的血肉化为实体离开,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    女鬼眼中闪过一丝怨恨,但是又惧怕徐蕊手中的枝条。
    徐蕊突然发难,上前一大步,将枝条扔出。这个枝条仿佛长了眼一般,插在女鬼的天灵盖上将其定住,仅有几片树叶哗哗作响。
    女鬼哀嚎着伸出手想要将这节树枝拔出来,可是就在双手碰到这节树枝时,手开始飞快地消融。随后是她的头颅,几个呼吸间化为一摊脓水,飞快地被吸进这节小小的树枝内。
    徐蕊将这节树枝捡起来,叹了一口气说:“文洁,你可真是惹大祸了。” 说完拉着文洁就原路返回。
    根源
    看着地面大量的水渍,不远处的大树焦黑一片,散发着焦糊的气味,只剩几片残叶挂在树上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凄凉。
    徐蕊拉着文洁,来到那棵大树前。徐蕊双手举起树枝,九十度鞠躬一拜,随后蹲到大树旁用手在被水湿润的地面上挖坑。
    文洁不明所以,连忙跟着照做。两个人一边挖土,徐蕊一边低声问:“文洁,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一直不接?”
    文洁连忙将黄浩拦住他,把自己的手机电池扔掉,到之后欺骗自己来焚树,一股脑儿地讲述给徐蕊。
    徐蕊听完,叹了一口气说:“你怎么这么愚蠢,一个陌生人的话你都会信?他说的没错,树木确实可以汲取人的灵魂,但只是死后的人灵魂留下的一缕寄托,绝对不会像你说的这么阴邪。倘若如此,从古至今人过世后为什么要在坟头种一棵树呢?难道是诅咒自己的祖先,让其不能转生?大树的灵很是单纯,只知恪守自己的本分作为灵魂的庇护。但这也让不愿离开的怨魂,能够依附其存在于阳间,可是这些怨魂却时时刻刻都想脱离这里。如果我没有猜错,黄浩肯定是想要毁其身,伐其根,让这棵树毁灭,以此解除那个女鬼的束缚。但是没有想到它化为怨魂后,戾气大增,反噬其主,受到伤害后转眼就将他咬死。”
    说着,两人已经挖出一个小坑。
    徐蕊郑重地将这节树枝放在其中,捧起堆放在一旁的泥土撒在里面,继续说:“当听到你的那个电话,讲述的那件事,我便怀疑树中的怨魂肯定是趁着大树的枝干被伐,趁机溜出来。我马上顺着这条路走,没承想路过这棵树时,这节树枝便砸到我的头上。我仔细打量这棵树,看到那鲜红的颜料处还在滴血,便知它很有可能就是从这棵树中逃脱的。树乃是它纳灵之处,所以其身可以降服与它。而这节树枝,怕就是能够降服那个溜出去的怨魂。”
    我开始不断地寻找你,没有想到却怎么也找不到。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,突然听到有人在喊着火了,于是连忙跑回来,看到这棵树燃起熊熊烈火。大树一旦被毁,那么那个怨灵就会完全挣脱出来,肯定要吃人血肉让自己存活下去,而这节树枝就不知还有没有功效。我顿时心凉了半截,冥冥之中转身突然看到你。可是你转身就跑,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跑,所以只有追上你才能得知始末。我追了没多久,就看到从湖中爬出来的那个女鬼,听到它要吃掉你。但是由于大树被焚,我不确定手中的这节树枝还是否有功效,于是藏在一棵树后,掰断一节扔到女鬼身上试试效果,庆幸的是,这节树枝还是有效,可以克制女鬼。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,我们回来必须要将这节树枝还给这棵树,否则女鬼还是能够挣脱出来。于是我们必须将其埋在树下,重新令树将女鬼封起来。
    文洁看着焦黑的枝干,心中一凉:“可是……”这棵树已经被自己烧成这副模样,怎么可能还活着?
    徐蕊笑了一声说:“你应该庆幸你焚树的时候被人第一时间发现,随后就有人端来盆,缸之类的将火扑灭,虽然模样被烧得比较凄惨,但是没有烧坏它的根本,只要你悉心照料,等到来年,还是会抽新枝,长出新叶子的。”
    两个女孩站起来,突然刮起一阵微风,一片较为完好的树叶从树枝上落下,飘落在文洁的掌心,仿佛是作为诺言的见证。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树中灵
本文地址:/dp/49364.html
上一篇:山枣你吃吗?    下一篇:鬼马惊魂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