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95995555九五至尊|今天是:95995555九五至尊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95995555九五至尊鬼故事
95995555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

当前位置:95995555九五至尊 > 短篇鬼故事 >

悬疑故事之恶童

来源:95995555九五至尊鬼故事(www.longfachem.com) 作者:董墨 发表时间:2017-09-10

    1.突然造访
    前几天又发现尸体了,这次是入室杀人。据说现场非常可怕。“
    ”又是勒死对吧?每具尸体的死因都是这样。“
    大清早的,张绮就听同事们在讨论最近热门的连环杀人案。据说犯罪现场的门都被锁死了,窗户又非常狭小,可凶手却不翼而飞。
    张绮被强烈的困意驱动,连打了好几个哈欠。
    ”绮绮姐,你好像最近都没怎么睡好。“一个同事关心地说。
    ”是啊,总做些稀奇古怪的梦。“张绮不禁想起了梦中的恐惧,寒意涌上心头。
    她摇了摇头,将视线转向窗外,想转移一下注意力,却发现窗户下面有人在直直地盯着她,看得她毛骨悚然!
    十分钟后,那人竟找上了门。
    ”我叫龙箐。这是李兴,我的助手。我是一名侦探,有些事情想找你了解一下。“陌生的女人说道,她旁边站着一个看上去像高中生的男孩。
    ”侦探?你们找我干吗?“张绮奇怪地问道。
    ”最近的连环杀人案,下一个被害人可能就是你。为了阻止凶手,我们必须提前行动。“龙箐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,吐出的话却让张绮吓了一跳。
    ”怎么可能,你开什么玩笑呢?“张绮不自觉地缩了缩肩膀,眼里满是恐惧。这一刻,她突然想起最近一直做的噩梦。
    2.重返现场
    在回程的路上,李兴好奇地看向龙箐:”你觉得张绮说的是真的吗?“
    龙箐没有回答,她想起会客室里的场景,张绮一直把身体蜷缩在椅子上,精神状态十分糟糕。
    龙箐从包里拿出平板电脑,里面存储了海量的照片。这些照片包含了图表、报告,更多的是针对不同犯罪现场的记录。
    在半个月前,市中心发生了数起谋杀案,被害人大多为拥有高学历的年轻女性。凶手用绳索勒死被害人后,除了偷走财物外,往往拿走死者身上的某件东西作为战利品。警方虽然竭尽所能,但真凶总是不可思议地逃脱。
    龙箐和李兴从开始便跟踪这些案件,从高风险系数的人群加以分析,结合对凶手的画像,一直追到最近的犯罪事件。该起罪案有着非常明显的反常倾向。
    被害人的年龄为34岁,完全超出了凶手的猎物范畴,而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。龙箐和李兴调查了发生犯罪时整栋公寓的入住情况,发现并不是没有更适合凶手的猎物——张绮是最为符合的。
    25岁的她是整栋公寓收入最高的职业女性。由于未婚夫刚刚去世,目前处于单身阶段,基本上没有男性朋友,显然这样的猎物更符合凶手的爱好。
    ”难道张绮有问题?“李兴提出疑问。
    ”不要一开始就假设前提,这是新手最容易犯的错误。我们还需要重新调查。“
    他们又回到公寓。李兴小心地用铁丝捅开房门,映入眼帘的是废弃的黄色警戒线,东西整整齐齐地摆在玄关。
    该系列案件最特殊的情况是,法医在数名死者的脖颈上都找到了多层勒痕。这也就意味着,凶手每次快要把死者勒死前,都停下手,然后再继续,再继续……
    只是看看资料,就能感受到凶手令人窒息的怨毒恨意。
    龙箐走到客厅,看着桌上说道:”凶手进入被害人家里并没有立刻行凶,而是进行了一番交谈。“
    在警方到达犯罪现场时,桌子上放有一杯温水,上面只找到被害人的指纹,说明是被害人亲手倒给凶手喝的。
    ”而且尸体上有很多防御性伤口,说明凶手并没有选择突袭。“
    龙箐蓦地掀翻了桌子,又随手拿起椅子摔在地板上。
    李兴不由自主地捂住耳朵:”龙箐,你这是做什么?“
    ”就算是被突袭,被害人也完全可以弄出声响。为什么邻居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呢?“
    ”那是因为犯人强行制服了姐姐……“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不是李兴,而是站在门口的男孩,”这是我姐姐家里,你们是什么人?“
    ”我们是你姐姐的朋友。我们在这里,是为了调查你姐姐被杀一案。“李兴机灵地回答道。
    ”真的吗?“小男孩半信半疑。
    小男孩说他叫豆豆,是来取姐姐最爱的遗物的。他在房间里找了半天,才拿走了一本空相册。
    之后,龙箐决定去张绮家拜访。这不是他们的本意,而是张绮的邀请。
    ”我还以为你们不会来的,快请进。“张绮迎他们进门。
    龙箐把平板电脑摆在桌上,问道:”对于四层的住户,你了解多少?“
    ”四层啊,我对她的事情知道的不多。我记得她很喜欢仙人掌,有一次买了两大盆回来……“张绮蹙眉回忆往昔的点滴,偶尔,一丝惋惜的神色会在脸上闪过。看来,张绮和被害者确实没有什么交集。
    ”对了,我记得她在楼下办过一次葬礼,那时她哭得很惨,好像是她弟弟的葬礼……“
    ”等等,她有几个弟弟?“李兴木然地看向门口。
    3.墓前诡异
    午夜的街巷里,女人在拼命奔跑。
    ”咔咔咔……“从背后传来木屐的足音,越来越近。她不敢回头,害怕只要一回头就会被恐惧遏住脚步,所以只能继续向毫无希望可言的前方逃亡。
    ”啊!“张绮再也无法忍受,惨叫着从床上坐起。
    张绮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,起床来到了客厅,看见李兴已经醒了,而龙箐还躺在沙发上睡觉。
    ”做噩梦了?“李兴看着张琦苍白的脸,问道。
    ”是啊,又做噩梦了。在梦里,总有木屐的声音在追我。“
    ”可是……姐姐你在哭吗?“
    张绮无意识地摸着自己的泪痕,她不好意思地笑笑,急忙躲进了厕所。李兴还站在原地,愣愣地望着她的身影。刚才张绮的泪眼,不是恐惧,而是悲伤。

    ”她怎么了?“龙箐也醒了。
    ”可能今天是她未婚夫的忌日,她心情不太好。一会儿我们陪她去墓园吧。“
    昨天晚上,由于龙箐对案情的介绍让张绮很害怕,所以他们就留在了她家。虽然这么说,但更直接的原因是保护她。
    郊区的墓园比想象中要冷清。也许是工作日的缘故,墓园里没多少人。张琦要求一个人呆着,龙箐和李兴便在远处等着她。
    ”喂!这是什么啊!“张绮突然尖叫起来,声音悲戚异常。
    龙箐和李兴忙跑了过去,在墓园的另一端,张绮正在和工作人员争吵。因为在坟墓前,有一大摊烧焦的黑色痕迹,熔化的塑料、纸张的边角料,宛如呕吐物般凝结在地面上。从未婚妻的角度来看,这样的恶作剧根本无法原谅。
    ”这是什么?“在一旁的龙箐皱紧了眉头,俯身从中拾取了一小片纸。从黑炭般的残片来看,被烧毁的正是空白相册。
    他们最近偏巧见过它。
    ”我能问一句吗?张绮,你对你的未婚夫,到底了解多少?“
    张绮的未婚夫叫周涛。
    半年前沸沸扬扬的富翁自焚案,主角就是他。
    ”我发现周涛有金屋藏娇的迹象,所以就和他分手了。“
    在某天夜晚,周涛所住的别墅燃起了大火,可以肯定的是有人在屋内洒上大量的汽油。因为别墅内的警报并没有响,基本上排除了外来客入侵杀人的嫌疑。
    到了第二天,火灾才在消防员的努力下被控制住。但是,急救人员并没有找到周涛,警犬的追踪也止于别墅的地下室。
    周涛并没有家人。张绮出于同情给周涛置办了墓地,但除非有人特意调查她,否则没有人能知道这件事。
    ”周涛真的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?“
    ”是有个叫做王威的远房亲戚,长得很高大,不过脑袋不怎么好使。周涛把他从精神病院带回来后,周涛说什么他做什么。火灾时,他也在现场,但不管警方怎么问,他都只是哭。“
    警车正在赶来的路上,是龙箐让李兴报的警。
    ”你说,周涛会不会是凶手?“李兴突然问道。
    ”这不可能,周涛已经死了。“张绮的态度很坚决。
    ”不管怎么说,墓前那些东西确实很有问题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它们都是连环杀人案中被害人丢失的物品,也就是凶手的战利品。“龙箐分析道。
    警方来得很快,他们开始布置警力勘查现场。
    ”李兴,你还记得我说过吧,战利品对凶手意味了什么?“
    ”战利品对凶手来说是徽章,是能够随时品味胜利感的私人物品,凶手会借此回忆杀人的快感……是这样吧?“
    ”那你又怎么看目前的情况?“
    ”凶手把战利品焚烧在墓前,说明他已经不再需要这些战利品,所以烧毁了它们。但这和和周涛有什么关系呢?“
    龙箐眯紧了眼睛,她总觉得内情不会如此简单:”看来在周涛的坟前烧掉战利品,对他们有着非常重要的象征意义。“
    ”他们?“
    ”没错,凶手是两个人。“龙箐肯定地说道。
    这样就说得通了。当时在犯罪现场,想不通的问题有两个:凶手是怎么骗得被害人的信任,让她将凶手看作宾客的?被害人在被杀前,为什么没有过大的动静?
    而这两个问题,之前只有一个解。再加上小男孩这个变量,刚好能得出答案——因为被害人迎进来的根本不是谋杀犯,而只是普通的小男孩。
    半小时后,警方在监视器中看到了焚烧者的身影,正是患有精神疾病的王威。
    4.割腕自杀
    警方的反应很迅速。
    然而,当突击队员闯入室内,却发现嫌疑人王威已割腕身亡。
    ”龙箐,你说过吧,现场是否有条理,能够看出对方的组织力。对于一个疯子,用割腕的方式自杀,实在很不对劲。“
    ”那么,你觉得王威如果不是自杀,凶手是谁呢?“龙箐反问道。
    ”这还用说嘛,就只剩下那个小男孩了,总不能是他杀了王威,等等……“
    王威虽然身强力壮,但他的心理年龄却很低。
    知道豆豆存在的,目前只有龙箐和李兴两人。假设那个男孩就是主谋的话,是不是更合情合理?
    如果是这样,那王威去坟前烧掉战利品,不仅仅具有象征意义,它还是一个指针。这个指针是障眼法,让所有人心甘情愿地被蒙蔽。

    ”这可能吗?“李兴难以置信地说道。
    ”这不是可能性的问题。“龙箐猛然抬起头,环视围观的人群。
    果然,豆豆正站在巷子的里侧!
    注意到龙箐的视线后,男孩不但没有慌乱,相反,他挑衅般地勾勾手指,然后便退入巷子的深处。这样的用意也很明显,就是为了不给她留下报警的时间。如此缜密的心智,谁会相信他只是个孩子?
    龙箐来不及叮嘱李兴,只是把身上的对讲机交给他,示意他保持通话,就径直追向了男孩的背影。
    ”豆豆,你给我站住!“
    他根本不叫什么豆豆,那样愚蠢的名字只是他随口说出来的。可真实的姓名,他却早就忘记了。
    不过,他也有绝不会忘记的人——周涛。
    ”就差一步,就差一步!“豆豆咬紧了牙,他撒腿躲开提前放置好的捕鼠夹。
    ”你跑不掉了。“
    ”被抓住的人是你!“
    豆豆掏出从黑市买来的枪,将枪口对准了龙箐。
    ”在外面杀掉你风险实在太大,反倒不如在这里杀掉你。姐姐,你是一个好人,但你挡到路了……“他把枪对准了龙箐的额头。
    ”你所谓的最后计划,是要杀掉张绮?“龙箐说道,她要拖延时间,等待援兵。
    男孩勾在扳机上的手指果然停了下来。
    ”从一开始,你的目标就是张绮吧,只不过那时你还不知道她住在哪里。那些被害人之所以被杀,就是因为她们和张绮很像。“龙箐侃侃而谈着,”一开始,我以为你们的杀人手法还不够熟练,但最后我明白了,你们是在练习,练习怎样做才能让死者感受到最大的恐惧。
    “你之所以杀了王威,除了让他做替罪羊之外,大概也是因为你认为杀掉张绮不再需要他了。”
    豆豆笑了:“你说的没错,我一边寻找张绮,一边杀掉和她模样相似的女性。我实在管不住自己。我让王威控制住她们,然后用绳子一点点勒住脖子。说实话,这感觉棒极了。”
    他兴奋地挥舞手臂:“但张绮不同,她必须由我亲手杀死才行!”
    “为什么?难道是因为周涛……”
    “不要提这个名字!”男孩放声尖叫,“你知道什么!你知道我让王威去把战利品烧给周涛,就是为了告诉他审判就快到来了吗?”
    5.复仇
    “当当当……”
    伴着铃声,王威给周涛开了门。周涛径直地走向囚室,将豆豆生拉硬拽地拖到外面。
    赤裸的皮肤接触到冰冷的地面,他痛苦地呻吟着,迎接一次又一次鞭子的抽打。
    “小鬼,打你的人是谁?”周涛的眼神中透露着渴望,“能够掌控你生杀大权的人是谁?你的主人是谁?”
    豆豆用手护着头,他实在是受不了了,却还要用最热切的声音回答:“是周涛,是周涛您啊。”
    他看到周涛凸起的裤裆,只有这样回答才能让这个变态满足。男孩虽然并不懂什么性心理学,但他本能地明白,对于周涛来说——虐待孩子带来的快感,要比性高潮舒爽无数倍。
    豆豆被重新关回了囚室。身上还没有结疤的伤口又都裂开,血渗透了单薄的衣裳。
    奇怪的是,豆豆竟然笑了。他知道,他又活过了一天。这间囚室之前的孩子只活了半年,据说还有只坚持了半个月就死了的。为了活下去,他做了太多从没有想过的事。
    他很清楚,自己内心的某处正在扭曲。每天晚上,他都在做梦,梦里他杀了很多人。他尝试着用刀、用棍棒,但最喜欢的还是用绳子勒死他们,就像周涛对他这样。
    然而,有时他也在祈祷,祈祷他可以逃离这里。
    神明听到了他的呼声。就在那天,豆豆听到外面有惨叫声。囚室的门第一次被周涛之外的人打开了,是王威。王威慌乱地指着外面,说:“有大火,外面有大火。”
    “给我把铁链解开。”豆豆出乎意料地冷静。在混乱中,他和王威一起逃出了暗室。
    两天后,豆豆听到了关于自焚案的新闻。此刻他才敢相信他真的自由了,而不是什么陷阱或是考验。
    “我自由了。”豆豆难以置信。
    王威却不为所动,他呆呆地注视着豆豆,半晌才问道:“我们应该做什么?”
    “当然是复仇,我要杀了那家伙!可周涛已经死了……他不应该死的,事情不应该是这样。”
    他们就这样想,想了很久。最终,豆豆抬起头,盯着王威,不确定地问道:“我记得,他有个未婚妻,对吧?”
    6.真相
    “原来如此,这样很多事就说得通了。”被枪口就这样指着,龙箐的脸色、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。
    “你也听得烦了吧。现在就送你上路。”
    “等一下!”李兴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,他的手上拿着对讲机,通过它李兴明白了整个事情的经过,“先不要开枪,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束。还有根本性的疑点没有解决。”
    豆豆平移枪口,对准了李兴:“你想要说什么?”
    “张绮不应该是你的复仇对象。是她救了你!”李兴近乎宣泄般地喊道,“如果说故事的起点就是周涛,那他为什么会突然死掉?敢于监禁他人的罪犯不可能自杀,那么我也只能考虑他杀。真正的问题是,谁杀了他?”
    现在的李兴只想要说服豆豆放下枪。为了这个目的,就必须揭露最后的真相。
    “于是我想到了张绮。因为只有她,一直确信周涛已经死了。”
    就连警方那里,都将周涛定为失踪。只有亲手干掉周涛的凶手,才能对他的死亡事实深信不疑。
    “我不相信。张绮可是那个恶魔的爱人!”
    “但她不知道周涛是恶魔!我相信,她一定是无意中发现周涛监禁你的事实。或许是因为她想要放了你,或许是因为周涛想要杀她灭口。总之,在厮打中她杀了周涛,并放了火。”
    “这不可能……”豆豆恍惚地放下枪,迷茫地望着龙箐和李兴。
    就当李兴放下心来时,豆豆突然把枪口倒转插进自己的口腔,扣动了扳机。
    在周涛被烧毁的旧宅地下室,无数看起来就令人发颤的刑具摆在房间的正中央。
    豆豆死后,警方很快赶到了现场。由于龙箐的缘故,他们被怀疑的时间要比想象中更短。很快警方就按照他们的推理开始行动,张绮也被扣押在警局。
    “尸体在这里!还有凶器,也找到了。”一名警官用塑料袋包裹着断斧走了出来。
    真没想到,杀掉富豪的凶器竟是一把平凡无奇的斧头。由于时间的缘故,尸体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,但依旧能看出腿部被齐齐地砍断。
    还记得张绮说过的噩梦吗?在梦境中,她能听到向她靠近的木屐声。那根本不是木屐,而是周涛断掉的腿在地上摩擦的声音。
    张绮很快就会被送上法庭。不管真相是什么,她都会咬定自己是正当防卫。但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 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悬疑故事之恶童
本文地址:/dp/49244.html
上一篇:上错坟    下一篇:都市怪谈之鬼胎